首页 > 期货频道 > 正文

吉林开披萨店怎么样

2018-11-15 05:58:11
来源: 百度新闻
编辑:中山米兰达披萨

东方财富APP

  • 方便,快捷
  •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
  • 专业,丰富
  •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

手机上阅读文章

  • 提示: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分享到您的
  • 朋友圈

东莞披萨加盟店需要多少钱,西宁开披萨店,扬州萨客思手卷比萨,临沂手握披萨地址,金华马里奥披萨

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

日推送之《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》录自《京华感旧录》,作者李克非(1924-1995)。《京华感旧录》一书为李先生的随笔集,书中回忆了很多关于老北京的杂闻轶事,我们将此书中与梨园有关的内容分期连载推送。

京剧武净钱金福

钱金福,满族,北京人。生于清咸丰十一年(公元一八一六年),卒于“七七”事变前后。在同(治)、光(绪)年间,他是京剧武净中之佼佼者。钱幼年入三庆科班习艺,师崇贵富,学花脸,以嗓音嘶哑不擅唱念而专工武净。私淑钱宝峰,穆凤山。其武功高超,身段工架以优美大方称道于世,非惟昆乱不挡,即生、旦、丑,武各角戏皆能之。他在武功把子方面,素有研究,造诣颇深,并根据其多年舞台实践,编有“身段法”和“把子口诀”,很受剧界重视。他对勾脸亦颇有研究,其笔法凝炼,造型生动,自成一家。京剧中许多脸谱,都是在钱氏继承昆曲脸谱的基础上,加以发展而定型的。因此,梨园行有“钱家脸谱”、“钱家把子”的说法。因其家学渊博,身负绝艺,名武生杨小楼,名须生余叔岩皆依以为辅,视为膀臂,且师事之。

钱金福便装照

据说,民初奉系军阀张宗昌家办堂会,余叔岩《一捧雪》之莫成,余氏于此角不甚清楚,乃请钱教之。余叔岩还从钱氏学《五雷阵》、《九龙山》两出,一饰孙膑,须生戏;一饰杨再兴,小生戏。足见钱金福能戏之多。

杨、余而外,王瑶卿、梅兰芳等名旦都向钱金福请教过。据王瑶卿回忆道:“钱先生虽唱花脸,可是教刀马旦的把子身段,很有功夫。我就将杜先生(蝶云)教过我的刀马戏,又请钱先生重新排演。钱先生教授法甚好,如拿枪怎样拿,大刀怎样耍,单刀、双刀怎样用,起霸的身段、手势怎样做,脚下怎样走,说得细致极啦。我一生武戏的功夫,实在得钱先生的指教不少。”梅兰芳也曾说过:“钱老也教过我把子,他的特点是脚步简捷,没有废步,手里交代清楚好看,亮相稳重而有脆劲。”

余叔岩、钱金福之《定军山》

其本工戏有:《铁笼山》、《瓦口关》、《金沙滩》、《芦花荡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火判》等。而《战宛城》之典韦、《珠帘寨》之周德威、《定军山》之夏侯渊,时称为钱氏“绝活”。《定军山》夏侯渊一角,与谭鑫培配合默契,致使谭氏无钱金福配演夏侯渊,则不必演《斩渊》一折。叫天对他的器重,于此可见。

净角为专门饰演性格爽直、暴躁、粗扩、豪迈一类男性角色的行当。因这类角色在面部化妆上采用“勾脸”方式,故亦有“花面”或“花脸”之称。

净角在京剧舞台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,倘若我们翻阅一下同、光年间的戏单,就会发现这一时期演出的以政治斗争为题材的剧目,几乎占全部演出剧目的百分之八十以上。而且,在这些剧目中,除以须生为主的剧目外,以花脸为主的剧目或者是花脸在剧中占重要地位的剧目,就占一半之多。在京剧形成之初,花脸这类角色,多以“净”通称。同、光以来,随着净行所饰角色类型的丰富,艺人们在塑造各类花脸角色的过程中,根据不同角色的性格特征和剧情的需要,在表演技术的安排和运用上,有的以唱功为主,有的则以动作、说白为主,有的则更多地运用了武打技术。经过艺人们在舞台上的不断实践,又形成了所谓“铜锤花脸”、“架子花脸”、“武花脸”三种工路之分。

杨小楼、钱金福之《长坂坡》

“铜锤”以唱工为主,没有繁重的表演动作和说白。如《二进宫》之徐延昭,《铡美案》、《打龙袍》、《探阴山》、《赤桑镇》之包拯,《草桥关》之铫期等。

“架子花”以身段动作和说白为主,唱工次之,所谓“架子”即“工架”之意。如《取洛阳》之马武,《芦花荡》之张飞、《战宛城》之曹操,《丁甲山》、《青风寨》、《闹江州 》之李逵,即属以架子花一类角色。

“武花脸”又名“武二花”。这类角色唱念较少,主要以武功和把子来塑造人物。这类角色在剧中除少数以主角身份出现外,大部分为武生、武旦之配演。如《挑滑车》中之黑风利、《三岔口》中之焦赞、《战宛城》中之典韦、《恶虎村》中之武天虬、《白水滩》中之青面虎即是。因这类角色在戏里多用翻跌扑打等武功技巧,故又名“摔打花脸”。

钱金福、王长林之《醉打山门》

同,光间,京剧花脸知名者,早期有庆(春圃)、钱(宝峰)、徐(宝峰)三家之说。金福即宝峰高足,颇得真传,技艺高超。钱之工架有威、有美、有刚、有柔。把子起打激、徐、进、退,游刃有余,有“神而化之”之意。其所能昆曲《刀会》、《火判》、《嫁妹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芦花荡》,殆非苏昆、高阳昆所能望其项背。而《牡丹亭·花判》一折,尤为绝活。其子宝森能继其艺,曾向其父请学此数出昆曲戏,钱曰:“学会也不能换饭吃,白出汗。”因京剧至清末民初以旦角为主,须生多沦为“跨刀”,其他净、丑、武、杂更无论矣。金福虽身怀绝技,在当时形势下,亦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。时上海《晶报》副刊载有赠钱金福《金缕曲》词一阙云:

“耆旧凋零,叹想承平,梨园白发,物移星换。龚陈已老长林死,唯有此翁尚健,算留得灵光鲁殿。脸谱庄严工架稳,看演来咤叱风云变,须传此广陵散。

有谁不挡兼昆乱,无奈他失之子羽,艺高价贱。当年只将师傅恨,为何不教学旦?真活把我家眼现。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,空出了一身汗!”

怀旧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

日推送之《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》录自《京华感旧录》,作者李克非(1924-1995)。《京华感旧录》一书为李先生的随笔集,书中回忆了很多关于老北京的杂闻轶事,我们将此书中与梨园有关的内容分期连载推送。

京剧武净钱金福

钱金福,满族,北京人。生于清咸丰十一年(公元一八一六年),卒于“七七”事变前后。在同(治)、光(绪)年间,他是京剧武净中之佼佼者。钱幼年入三庆科班习艺,师崇贵富,学花脸,以嗓音嘶哑不擅唱念而专工武净。私淑钱宝峰,穆凤山。其武功高超,身段工架以优美大方称道于世,非惟昆乱不挡,即生、旦、丑,武各角戏皆能之。他在武功把子方面,素有研究,造诣颇深,并根据其多年舞台实践,编有“身段法”和“把子口诀”,很受剧界重视。他对勾脸亦颇有研究,其笔法凝炼,造型生动,自成一家。京剧中许多脸谱,都是在钱氏继承昆曲脸谱的基础上,加以发展而定型的。因此,梨园行有“钱家脸谱”、“钱家把子”的说法。因其家学渊博,身负绝艺,名武生杨小楼,名须生余叔岩皆依以为辅,视为膀臂,且师事之。

钱金福便装照

据说,民初奉系军阀张宗昌家办堂会,余叔岩《一捧雪》之莫成,余氏于此角不甚清楚,乃请钱教之。余叔岩还从钱氏学《五雷阵》、《九龙山》两出,一饰孙膑,须生戏;一饰杨再兴,小生戏。足见钱金福能戏之多。

杨、余而外,王瑶卿、梅兰芳等名旦都向钱金福请教过。据王瑶卿回忆道:“钱先生虽唱花脸,可是教刀马旦的把子身段,很有功夫。我就将杜先生(蝶云)教过我的刀马戏,又请钱先生重新排演。钱先生教授法甚好,如拿枪怎样拿,大刀怎样耍,单刀、双刀怎样用,起霸的身段、手势怎样做,脚下怎样走,说得细致极啦。我一生武戏的功夫,实在得钱先生的指教不少。”梅兰芳也曾说过:“钱老也教过我把子,他的特点是脚步简捷,没有废步,手里交代清楚好看,亮相稳重而有脆劲。”

余叔岩、钱金福之《定军山》

其本工戏有:《铁笼山》、《瓦口关》、《金沙滩》、《芦花荡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火判》等。而《战宛城》之典韦、《珠帘寨》之周德威、《定军山》之夏侯渊,时称为钱氏“绝活”。《定军山》夏侯渊一角,与谭鑫培配合默契,致使谭氏无钱金福配演夏侯渊,则不必演《斩渊》一折。叫天对他的器重,于此可见。

净角为专门饰演性格爽直、暴躁、粗扩、豪迈一类男性角色的行当。因这类角色在面部化妆上采用“勾脸”方式,故亦有“花面”或“花脸”之称。

净角在京剧舞台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,倘若我们翻阅一下同、光年间的戏单,就会发现这一时期演出的以政治斗争为题材的剧目,几乎占全部演出剧目的百分之八十以上。而且,在这些剧目中,除以须生为主的剧目外,以花脸为主的剧目或者是花脸在剧中占重要地位的剧目,就占一半之多。在京剧形成之初,花脸这类角色,多以“净”通称。同、光以来,随着净行所饰角色类型的丰富,艺人们在塑造各类花脸角色的过程中,根据不同角色的性格特征和剧情的需要,在表演技术的安排和运用上,有的以唱功为主,有的则以动作、说白为主,有的则更多地运用了武打技术。经过艺人们在舞台上的不断实践,又形成了所谓“铜锤花脸”、“架子花脸”、“武花脸”三种工路之分。

杨小楼、钱金福之《长坂坡》

“铜锤”以唱工为主,没有繁重的表演动作和说白。如《二进宫》之徐延昭,《铡美案》、《打龙袍》、《探阴山》、《赤桑镇》之包拯,《草桥关》之铫期等。

“架子花”以身段动作和说白为主,唱工次之,所谓“架子”即“工架”之意。如《取洛阳》之马武,《芦花荡》之张飞、《战宛城》之曹操,《丁甲山》、《青风寨》、《闹江州 》之李逵,即属以架子花一类角色。

“武花脸”又名“武二花”。这类角色唱念较少,主要以武功和把子来塑造人物。这类角色在剧中除少数以主角身份出现外,大部分为武生、武旦之配演。如《挑滑车》中之黑风利、《三岔口》中之焦赞、《战宛城》中之典韦、《恶虎村》中之武天虬、《白水滩》中之青面虎即是。因这类角色在戏里多用翻跌扑打等武功技巧,故又名“摔打花脸”。

钱金福、王长林之《醉打山门》

同,光间,京剧花脸知名者,早期有庆(春圃)、钱(宝峰)、徐(宝峰)三家之说。金福即宝峰高足,颇得真传,技艺高超。钱之工架有威、有美、有刚、有柔。把子起打激、徐、进、退,游刃有余,有“神而化之”之意。其所能昆曲《刀会》、《火判》、《嫁妹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芦花荡》,殆非苏昆、高阳昆所能望其项背。而《牡丹亭·花判》一折,尤为绝活。其子宝森能继其艺,曾向其父请学此数出昆曲戏,钱曰:“学会也不能换饭吃,白出汗。”因京剧至清末民初以旦角为主,须生多沦为“跨刀”,其他净、丑、武、杂更无论矣。金福虽身怀绝技,在当时形势下,亦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。时上海《晶报》副刊载有赠钱金福《金缕曲》词一阙云:

“耆旧凋零,叹想承平,梨园白发,物移星换。龚陈已老长林死,唯有此翁尚健,算留得灵光鲁殿。脸谱庄严工架稳,看演来咤叱风云变,须传此广陵散。

有谁不挡兼昆乱,无奈他失之子羽,艺高价贱。当年只将师傅恨,为何不教学旦?真活把我家眼现。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,空出了一身汗!”

怀旧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

日推送之《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》录自《京华感旧录》,作者李克非(1924-1995)。《京华感旧录》一书为李先生的随笔集,书中回忆了很多关于老北京的杂闻轶事,我们将此书中与梨园有关的内容分期连载推送。

京剧武净钱金福

钱金福,满族,北京人。生于清咸丰十一年(公元一八一六年),卒于“七七”事变前后。在同(治)、光(绪)年间,他是京剧武净中之佼佼者。钱幼年入三庆科班习艺,师崇贵富,学花脸,以嗓音嘶哑不擅唱念而专工武净。私淑钱宝峰,穆凤山。其武功高超,身段工架以优美大方称道于世,非惟昆乱不挡,即生、旦、丑,武各角戏皆能之。他在武功把子方面,素有研究,造诣颇深,并根据其多年舞台实践,编有“身段法”和“把子口诀”,很受剧界重视。他对勾脸亦颇有研究,其笔法凝炼,造型生动,自成一家。京剧中许多脸谱,都是在钱氏继承昆曲脸谱的基础上,加以发展而定型的。因此,梨园行有“钱家脸谱”、“钱家把子”的说法。因其家学渊博,身负绝艺,名武生杨小楼,名须生余叔岩皆依以为辅,视为膀臂,且师事之。

钱金福便装照

据说,民初奉系军阀张宗昌家办堂会,余叔岩《一捧雪》之莫成,余氏于此角不甚清楚,乃请钱教之。余叔岩还从钱氏学《五雷阵》、《九龙山》两出,一饰孙膑,须生戏;一饰杨再兴,小生戏。足见钱金福能戏之多。

杨、余而外,王瑶卿、梅兰芳等名旦都向钱金福请教过。据王瑶卿回忆道:“钱先生虽唱花脸,可是教刀马旦的把子身段,很有功夫。我就将杜先生(蝶云)教过我的刀马戏,又请钱先生重新排演。钱先生教授法甚好,如拿枪怎样拿,大刀怎样耍,单刀、双刀怎样用,起霸的身段、手势怎样做,脚下怎样走,说得细致极啦。我一生武戏的功夫,实在得钱先生的指教不少。”梅兰芳也曾说过:“钱老也教过我把子,他的特点是脚步简捷,没有废步,手里交代清楚好看,亮相稳重而有脆劲。”

余叔岩、钱金福之《定军山》

其本工戏有:《铁笼山》、《瓦口关》、《金沙滩》、《芦花荡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火判》等。而《战宛城》之典韦、《珠帘寨》之周德威、《定军山》之夏侯渊,时称为钱氏“绝活”。《定军山》夏侯渊一角,与谭鑫培配合默契,致使谭氏无钱金福配演夏侯渊,则不必演《斩渊》一折。叫天对他的器重,于此可见。

净角为专门饰演性格爽直、暴躁、粗扩、豪迈一类男性角色的行当。因这类角色在面部化妆上采用“勾脸”方式,故亦有“花面”或“花脸”之称。

净角在京剧舞台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,倘若我们翻阅一下同、光年间的戏单,就会发现这一时期演出的以政治斗争为题材的剧目,几乎占全部演出剧目的百分之八十以上。而且,在这些剧目中,除以须生为主的剧目外,以花脸为主的剧目或者是花脸在剧中占重要地位的剧目,就占一半之多。在京剧形成之初,花脸这类角色,多以“净”通称。同、光以来,随着净行所饰角色类型的丰富,艺人们在塑造各类花脸角色的过程中,根据不同角色的性格特征和剧情的需要,在表演技术的安排和运用上,有的以唱功为主,有的则以动作、说白为主,有的则更多地运用了武打技术。经过艺人们在舞台上的不断实践,又形成了所谓“铜锤花脸”、“架子花脸”、“武花脸”三种工路之分。

杨小楼、钱金福之《长坂坡》

“铜锤”以唱工为主,没有繁重的表演动作和说白。如《二进宫》之徐延昭,《铡美案》、《打龙袍》、《探阴山》、《赤桑镇》之包拯,《草桥关》之铫期等。

“架子花”以身段动作和说白为主,唱工次之,所谓“架子”即“工架”之意。如《取洛阳》之马武,《芦花荡》之张飞、《战宛城》之曹操,《丁甲山》、《青风寨》、《闹江州 》之李逵,即属以架子花一类角色。

“武花脸”又名“武二花”。这类角色唱念较少,主要以武功和把子来塑造人物。这类角色在剧中除少数以主角身份出现外,大部分为武生、武旦之配演。如《挑滑车》中之黑风利、《三岔口》中之焦赞、《战宛城》中之典韦、《恶虎村》中之武天虬、《白水滩》中之青面虎即是。因这类角色在戏里多用翻跌扑打等武功技巧,故又名“摔打花脸”。

钱金福、王长林之《醉打山门》

同,光间,京剧花脸知名者,早期有庆(春圃)、钱(宝峰)、徐(宝峰)三家之说。金福即宝峰高足,颇得真传,技艺高超。钱之工架有威、有美、有刚、有柔。把子起打激、徐、进、退,游刃有余,有“神而化之”之意。其所能昆曲《刀会》、《火判》、《嫁妹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芦花荡》,殆非苏昆、高阳昆所能望其项背。而《牡丹亭·花判》一折,尤为绝活。其子宝森能继其艺,曾向其父请学此数出昆曲戏,钱曰:“学会也不能换饭吃,白出汗。”因京剧至清末民初以旦角为主,须生多沦为“跨刀”,其他净、丑、武、杂更无论矣。金福虽身怀绝技,在当时形势下,亦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。时上海《晶报》副刊载有赠钱金福《金缕曲》词一阙云:

“耆旧凋零,叹想承平,梨园白发,物移星换。龚陈已老长林死,唯有此翁尚健,算留得灵光鲁殿。脸谱庄严工架稳,看演来咤叱风云变,须传此广陵散。

有谁不挡兼昆乱,无奈他失之子羽,艺高价贱。当年只将师傅恨,为何不教学旦?真活把我家眼现。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,空出了一身汗!”

怀旧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

日推送之《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》录自《京华感旧录》,作者李克非(1924-1995)。《京华感旧录》一书为李先生的随笔集,书中回忆了很多关于老北京的杂闻轶事,我们将此书中与梨园有关的内容分期连载推送。

京剧武净钱金福

钱金福,满族,北京人。生于清咸丰十一年(公元一八一六年),卒于“七七”事变前后。在同(治)、光(绪)年间,他是京剧武净中之佼佼者。钱幼年入三庆科班习艺,师崇贵富,学花脸,以嗓音嘶哑不擅唱念而专工武净。私淑钱宝峰,穆凤山。其武功高超,身段工架以优美大方称道于世,非惟昆乱不挡,即生、旦、丑,武各角戏皆能之。他在武功把子方面,素有研究,造诣颇深,并根据其多年舞台实践,编有“身段法”和“把子口诀”,很受剧界重视。他对勾脸亦颇有研究,其笔法凝炼,造型生动,自成一家。京剧中许多脸谱,都是在钱氏继承昆曲脸谱的基础上,加以发展而定型的。因此,梨园行有“钱家脸谱”、“钱家把子”的说法。因其家学渊博,身负绝艺,名武生杨小楼,名须生余叔岩皆依以为辅,视为膀臂,且师事之。

钱金福便装照

据说,民初奉系军阀张宗昌家办堂会,余叔岩《一捧雪》之莫成,余氏于此角不甚清楚,乃请钱教之。余叔岩还从钱氏学《五雷阵》、《九龙山》两出,一饰孙膑,须生戏;一饰杨再兴,小生戏。足见钱金福能戏之多。

杨、余而外,王瑶卿、梅兰芳等名旦都向钱金福请教过。据王瑶卿回忆道:“钱先生虽唱花脸,可是教刀马旦的把子身段,很有功夫。我就将杜先生(蝶云)教过我的刀马戏,又请钱先生重新排演。钱先生教授法甚好,如拿枪怎样拿,大刀怎样耍,单刀、双刀怎样用,起霸的身段、手势怎样做,脚下怎样走,说得细致极啦。我一生武戏的功夫,实在得钱先生的指教不少。”梅兰芳也曾说过:“钱老也教过我把子,他的特点是脚步简捷,没有废步,手里交代清楚好看,亮相稳重而有脆劲。”

余叔岩、钱金福之《定军山》

其本工戏有:《铁笼山》、《瓦口关》、《金沙滩》、《芦花荡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火判》等。而《战宛城》之典韦、《珠帘寨》之周德威、《定军山》之夏侯渊,时称为钱氏“绝活”。《定军山》夏侯渊一角,与谭鑫培配合默契,致使谭氏无钱金福配演夏侯渊,则不必演《斩渊》一折。叫天对他的器重,于此可见。

净角为专门饰演性格爽直、暴躁、粗扩、豪迈一类男性角色的行当。因这类角色在面部化妆上采用“勾脸”方式,故亦有“花面”或“花脸”之称。

净角在京剧舞台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,倘若我们翻阅一下同、光年间的戏单,就会发现这一时期演出的以政治斗争为题材的剧目,几乎占全部演出剧目的百分之八十以上。而且,在这些剧目中,除以须生为主的剧目外,以花脸为主的剧目或者是花脸在剧中占重要地位的剧目,就占一半之多。在京剧形成之初,花脸这类角色,多以“净”通称。同、光以来,随着净行所饰角色类型的丰富,艺人们在塑造各类花脸角色的过程中,根据不同角色的性格特征和剧情的需要,在表演技术的安排和运用上,有的以唱功为主,有的则以动作、说白为主,有的则更多地运用了武打技术。经过艺人们在舞台上的不断实践,又形成了所谓“铜锤花脸”、“架子花脸”、“武花脸”三种工路之分。

杨小楼、钱金福之《长坂坡》

“铜锤”以唱工为主,没有繁重的表演动作和说白。如《二进宫》之徐延昭,《铡美案》、《打龙袍》、《探阴山》、《赤桑镇》之包拯,《草桥关》之铫期等。

“架子花”以身段动作和说白为主,唱工次之,所谓“架子”即“工架”之意。如《取洛阳》之马武,《芦花荡》之张飞、《战宛城》之曹操,《丁甲山》、《青风寨》、《闹江州 》之李逵,即属以架子花一类角色。

“武花脸”又名“武二花”。这类角色唱念较少,主要以武功和把子来塑造人物。这类角色在剧中除少数以主角身份出现外,大部分为武生、武旦之配演。如《挑滑车》中之黑风利、《三岔口》中之焦赞、《战宛城》中之典韦、《恶虎村》中之武天虬、《白水滩》中之青面虎即是。因这类角色在戏里多用翻跌扑打等武功技巧,故又名“摔打花脸”。

钱金福、王长林之《醉打山门》

同,光间,京剧花脸知名者,早期有庆(春圃)、钱(宝峰)、徐(宝峰)三家之说。金福即宝峰高足,颇得真传,技艺高超。钱之工架有威、有美、有刚、有柔。把子起打激、徐、进、退,游刃有余,有“神而化之”之意。其所能昆曲《刀会》、《火判》、《嫁妹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芦花荡》,殆非苏昆、高阳昆所能望其项背。而《牡丹亭·花判》一折,尤为绝活。其子宝森能继其艺,曾向其父请学此数出昆曲戏,钱曰:“学会也不能换饭吃,白出汗。”因京剧至清末民初以旦角为主,须生多沦为“跨刀”,其他净、丑、武、杂更无论矣。金福虽身怀绝技,在当时形势下,亦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。时上海《晶报》副刊载有赠钱金福《金缕曲》词一阙云:

“耆旧凋零,叹想承平,梨园白发,物移星换。龚陈已老长林死,唯有此翁尚健,算留得灵光鲁殿。脸谱庄严工架稳,看演来咤叱风云变,须传此广陵散。

有谁不挡兼昆乱,无奈他失之子羽,艺高价贱。当年只将师傅恨,为何不教学旦?真活把我家眼现。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,空出了一身汗!”

怀旧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

日推送之《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》录自《京华感旧录》,作者李克非(1924-1995)。《京华感旧录》一书为李先生的随笔集,书中回忆了很多关于老北京的杂闻轶事,我们将此书中与梨园有关的内容分期连载推送。

京剧武净钱金福

钱金福,满族,北京人。生于清咸丰十一年(公元一八一六年),卒于“七七”事变前后。在同(治)、光(绪)年间,他是京剧武净中之佼佼者。钱幼年入三庆科班习艺,师崇贵富,学花脸,以嗓音嘶哑不擅唱念而专工武净。私淑钱宝峰,穆凤山。其武功高超,身段工架以优美大方称道于世,非惟昆乱不挡,即生、旦、丑,武各角戏皆能之。他在武功把子方面,素有研究,造诣颇深,并根据其多年舞台实践,编有“身段法”和“把子口诀”,很受剧界重视。他对勾脸亦颇有研究,其笔法凝炼,造型生动,自成一家。京剧中许多脸谱,都是在钱氏继承昆曲脸谱的基础上,加以发展而定型的。因此,梨园行有“钱家脸谱”、“钱家把子”的说法。因其家学渊博,身负绝艺,名武生杨小楼,名须生余叔岩皆依以为辅,视为膀臂,且师事之。

钱金福便装照

据说,民初奉系军阀张宗昌家办堂会,余叔岩《一捧雪》之莫成,余氏于此角不甚清楚,乃请钱教之。余叔岩还从钱氏学《五雷阵》、《九龙山》两出,一饰孙膑,须生戏;一饰杨再兴,小生戏。足见钱金福能戏之多。

杨、余而外,王瑶卿、梅兰芳等名旦都向钱金福请教过。据王瑶卿回忆道:“钱先生虽唱花脸,可是教刀马旦的把子身段,很有功夫。我就将杜先生(蝶云)教过我的刀马戏,又请钱先生重新排演。钱先生教授法甚好,如拿枪怎样拿,大刀怎样耍,单刀、双刀怎样用,起霸的身段、手势怎样做,脚下怎样走,说得细致极啦。我一生武戏的功夫,实在得钱先生的指教不少。”梅兰芳也曾说过:“钱老也教过我把子,他的特点是脚步简捷,没有废步,手里交代清楚好看,亮相稳重而有脆劲。”

余叔岩、钱金福之《定军山》

其本工戏有:《铁笼山》、《瓦口关》、《金沙滩》、《芦花荡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火判》等。而《战宛城》之典韦、《珠帘寨》之周德威、《定军山》之夏侯渊,时称为钱氏“绝活”。《定军山》夏侯渊一角,与谭鑫培配合默契,致使谭氏无钱金福配演夏侯渊,则不必演《斩渊》一折。叫天对他的器重,于此可见。

净角为专门饰演性格爽直、暴躁、粗扩、豪迈一类男性角色的行当。因这类角色在面部化妆上采用“勾脸”方式,故亦有“花面”或“花脸”之称。

净角在京剧舞台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,倘若我们翻阅一下同、光年间的戏单,就会发现这一时期演出的以政治斗争为题材的剧目,几乎占全部演出剧目的百分之八十以上。而且,在这些剧目中,除以须生为主的剧目外,以花脸为主的剧目或者是花脸在剧中占重要地位的剧目,就占一半之多。在京剧形成之初,花脸这类角色,多以“净”通称。同、光以来,随着净行所饰角色类型的丰富,艺人们在塑造各类花脸角色的过程中,根据不同角色的性格特征和剧情的需要,在表演技术的安排和运用上,有的以唱功为主,有的则以动作、说白为主,有的则更多地运用了武打技术。经过艺人们在舞台上的不断实践,又形成了所谓“铜锤花脸”、“架子花脸”、“武花脸”三种工路之分。

杨小楼、钱金福之《长坂坡》

“铜锤”以唱工为主,没有繁重的表演动作和说白。如《二进宫》之徐延昭,《铡美案》、《打龙袍》、《探阴山》、《赤桑镇》之包拯,《草桥关》之铫期等。

“架子花”以身段动作和说白为主,唱工次之,所谓“架子”即“工架”之意。如《取洛阳》之马武,《芦花荡》之张飞、《战宛城》之曹操,《丁甲山》、《青风寨》、《闹江州 》之李逵,即属以架子花一类角色。

“武花脸”又名“武二花”。这类角色唱念较少,主要以武功和把子来塑造人物。这类角色在剧中除少数以主角身份出现外,大部分为武生、武旦之配演。如《挑滑车》中之黑风利、《三岔口》中之焦赞、《战宛城》中之典韦、《恶虎村》中之武天虬、《白水滩》中之青面虎即是。因这类角色在戏里多用翻跌扑打等武功技巧,故又名“摔打花脸”。

钱金福、王长林之《醉打山门》

同,光间,京剧花脸知名者,早期有庆(春圃)、钱(宝峰)、徐(宝峰)三家之说。金福即宝峰高足,颇得真传,技艺高超。钱之工架有威、有美、有刚、有柔。把子起打激、徐、进、退,游刃有余,有“神而化之”之意。其所能昆曲《刀会》、《火判》、《嫁妹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芦花荡》,殆非苏昆、高阳昆所能望其项背。而《牡丹亭·花判》一折,尤为绝活。其子宝森能继其艺,曾向其父请学此数出昆曲戏,钱曰:“学会也不能换饭吃,白出汗。”因京剧至清末民初以旦角为主,须生多沦为“跨刀”,其他净、丑、武、杂更无论矣。金福虽身怀绝技,在当时形势下,亦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。时上海《晶报》副刊载有赠钱金福《金缕曲》词一阙云:

“耆旧凋零,叹想承平,梨园白发,物移星换。龚陈已老长林死,唯有此翁尚健,算留得灵光鲁殿。脸谱庄严工架稳,看演来咤叱风云变,须传此广陵散。

有谁不挡兼昆乱,无奈他失之子羽,艺高价贱。当年只将师傅恨,为何不教学旦?真活把我家眼现。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,空出了一身汗!”

怀旧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

日推送之《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》录自《京华感旧录》,作者李克非(1924-1995)。《京华感旧录》一书为李先生的随笔集,书中回忆了很多关于老北京的杂闻轶事,我们将此书中与梨园有关的内容分期连载推送。

京剧武净钱金福

钱金福,满族,北京人。生于清咸丰十一年(公元一八一六年),卒于“七七”事变前后。在同(治)、光(绪)年间,他是京剧武净中之佼佼者。钱幼年入三庆科班习艺,师崇贵富,学花脸,以嗓音嘶哑不擅唱念而专工武净。私淑钱宝峰,穆凤山。其武功高超,身段工架以优美大方称道于世,非惟昆乱不挡,即生、旦、丑,武各角戏皆能之。他在武功把子方面,素有研究,造诣颇深,并根据其多年舞台实践,编有“身段法”和“把子口诀”,很受剧界重视。他对勾脸亦颇有研究,其笔法凝炼,造型生动,自成一家。京剧中许多脸谱,都是在钱氏继承昆曲脸谱的基础上,加以发展而定型的。因此,梨园行有“钱家脸谱”、“钱家把子”的说法。因其家学渊博,身负绝艺,名武生杨小楼,名须生余叔岩皆依以为辅,视为膀臂,且师事之。

钱金福便装照

据说,民初奉系军阀张宗昌家办堂会,余叔岩《一捧雪》之莫成,余氏于此角不甚清楚,乃请钱教之。余叔岩还从钱氏学《五雷阵》、《九龙山》两出,一饰孙膑,须生戏;一饰杨再兴,小生戏。足见钱金福能戏之多。

杨、余而外,王瑶卿、梅兰芳等名旦都向钱金福请教过。据王瑶卿回忆道:“钱先生虽唱花脸,可是教刀马旦的把子身段,很有功夫。我就将杜先生(蝶云)教过我的刀马戏,又请钱先生重新排演。钱先生教授法甚好,如拿枪怎样拿,大刀怎样耍,单刀、双刀怎样用,起霸的身段、手势怎样做,脚下怎样走,说得细致极啦。我一生武戏的功夫,实在得钱先生的指教不少。”梅兰芳也曾说过:“钱老也教过我把子,他的特点是脚步简捷,没有废步,手里交代清楚好看,亮相稳重而有脆劲。”

余叔岩、钱金福之《定军山》

其本工戏有:《铁笼山》、《瓦口关》、《金沙滩》、《芦花荡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火判》等。而《战宛城》之典韦、《珠帘寨》之周德威、《定军山》之夏侯渊,时称为钱氏“绝活”。《定军山》夏侯渊一角,与谭鑫培配合默契,致使谭氏无钱金福配演夏侯渊,则不必演《斩渊》一折。叫天对他的器重,于此可见。

净角为专门饰演性格爽直、暴躁、粗扩、豪迈一类男性角色的行当。因这类角色在面部化妆上采用“勾脸”方式,故亦有“花面”或“花脸”之称。

净角在京剧舞台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,倘若我们翻阅一下同、光年间的戏单,就会发现这一时期演出的以政治斗争为题材的剧目,几乎占全部演出剧目的百分之八十以上。而且,在这些剧目中,除以须生为主的剧目外,以花脸为主的剧目或者是花脸在剧中占重要地位的剧目,就占一半之多。在京剧形成之初,花脸这类角色,多以“净”通称。同、光以来,随着净行所饰角色类型的丰富,艺人们在塑造各类花脸角色的过程中,根据不同角色的性格特征和剧情的需要,在表演技术的安排和运用上,有的以唱功为主,有的则以动作、说白为主,有的则更多地运用了武打技术。经过艺人们在舞台上的不断实践,又形成了所谓“铜锤花脸”、“架子花脸”、“武花脸”三种工路之分。

杨小楼、钱金福之《长坂坡》

“铜锤”以唱工为主,没有繁重的表演动作和说白。如《二进宫》之徐延昭,《铡美案》、《打龙袍》、《探阴山》、《赤桑镇》之包拯,《草桥关》之铫期等。

“架子花”以身段动作和说白为主,唱工次之,所谓“架子”即“工架”之意。如《取洛阳》之马武,《芦花荡》之张飞、《战宛城》之曹操,《丁甲山》、《青风寨》、《闹江州 》之李逵,即属以架子花一类角色。

“武花脸”又名“武二花”。这类角色唱念较少,主要以武功和把子来塑造人物。这类角色在剧中除少数以主角身份出现外,大部分为武生、武旦之配演。如《挑滑车》中之黑风利、《三岔口》中之焦赞、《战宛城》中之典韦、《恶虎村》中之武天虬、《白水滩》中之青面虎即是。因这类角色在戏里多用翻跌扑打等武功技巧,故又名“摔打花脸”。

钱金福、王长林之《醉打山门》

同,光间,京剧花脸知名者,早期有庆(春圃)、钱(宝峰)、徐(宝峰)三家之说。金福即宝峰高足,颇得真传,技艺高超。钱之工架有威、有美、有刚、有柔。把子起打激、徐、进、退,游刃有余,有“神而化之”之意。其所能昆曲《刀会》、《火判》、《嫁妹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芦花荡》,殆非苏昆、高阳昆所能望其项背。而《牡丹亭·花判》一折,尤为绝活。其子宝森能继其艺,曾向其父请学此数出昆曲戏,钱曰:“学会也不能换饭吃,白出汗。”因京剧至清末民初以旦角为主,须生多沦为“跨刀”,其他净、丑、武、杂更无论矣。金福虽身怀绝技,在当时形势下,亦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。时上海《晶报》副刊载有赠钱金福《金缕曲》词一阙云:

“耆旧凋零,叹想承平,梨园白发,物移星换。龚陈已老长林死,唯有此翁尚健,算留得灵光鲁殿。脸谱庄严工架稳,看演来咤叱风云变,须传此广陵散。

有谁不挡兼昆乱,无奈他失之子羽,艺高价贱。当年只将师傅恨,为何不教学旦?真活把我家眼现。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,空出了一身汗!”

怀旧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

日推送之《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》录自《京华感旧录》,作者李克非(1924-1995)。《京华感旧录》一书为李先生的随笔集,书中回忆了很多关于老北京的杂闻轶事,我们将此书中与梨园有关的内容分期连载推送。

京剧武净钱金福

钱金福,满族,北京人。生于清咸丰十一年(公元一八一六年),卒于“七七”事变前后。在同(治)、光(绪)年间,他是京剧武净中之佼佼者。钱幼年入三庆科班习艺,师崇贵富,学花脸,以嗓音嘶哑不擅唱念而专工武净。私淑钱宝峰,穆凤山。其武功高超,身段工架以优美大方称道于世,非惟昆乱不挡,即生、旦、丑,武各角戏皆能之。他在武功把子方面,素有研究,造诣颇深,并根据其多年舞台实践,编有“身段法”和“把子口诀”,很受剧界重视。他对勾脸亦颇有研究,其笔法凝炼,造型生动,自成一家。京剧中许多脸谱,都是在钱氏继承昆曲脸谱的基础上,加以发展而定型的。因此,梨园行有“钱家脸谱”、“钱家把子”的说法。因其家学渊博,身负绝艺,名武生杨小楼,名须生余叔岩皆依以为辅,视为膀臂,且师事之。

钱金福便装照

据说,民初奉系军阀张宗昌家办堂会,余叔岩《一捧雪》之莫成,余氏于此角不甚清楚,乃请钱教之。余叔岩还从钱氏学《五雷阵》、《九龙山》两出,一饰孙膑,须生戏;一饰杨再兴,小生戏。足见钱金福能戏之多。

杨、余而外,王瑶卿、梅兰芳等名旦都向钱金福请教过。据王瑶卿回忆道:“钱先生虽唱花脸,可是教刀马旦的把子身段,很有功夫。我就将杜先生(蝶云)教过我的刀马戏,又请钱先生重新排演。钱先生教授法甚好,如拿枪怎样拿,大刀怎样耍,单刀、双刀怎样用,起霸的身段、手势怎样做,脚下怎样走,说得细致极啦。我一生武戏的功夫,实在得钱先生的指教不少。”梅兰芳也曾说过:“钱老也教过我把子,他的特点是脚步简捷,没有废步,手里交代清楚好看,亮相稳重而有脆劲。”

余叔岩、钱金福之《定军山》

其本工戏有:《铁笼山》、《瓦口关》、《金沙滩》、《芦花荡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火判》等。而《战宛城》之典韦、《珠帘寨》之周德威、《定军山》之夏侯渊,时称为钱氏“绝活”。《定军山》夏侯渊一角,与谭鑫培配合默契,致使谭氏无钱金福配演夏侯渊,则不必演《斩渊》一折。叫天对他的器重,于此可见。

净角为专门饰演性格爽直、暴躁、粗扩、豪迈一类男性角色的行当。因这类角色在面部化妆上采用“勾脸”方式,故亦有“花面”或“花脸”之称。

净角在京剧舞台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,倘若我们翻阅一下同、光年间的戏单,就会发现这一时期演出的以政治斗争为题材的剧目,几乎占全部演出剧目的百分之八十以上。而且,在这些剧目中,除以须生为主的剧目外,以花脸为主的剧目或者是花脸在剧中占重要地位的剧目,就占一半之多。在京剧形成之初,花脸这类角色,多以“净”通称。同、光以来,随着净行所饰角色类型的丰富,艺人们在塑造各类花脸角色的过程中,根据不同角色的性格特征和剧情的需要,在表演技术的安排和运用上,有的以唱功为主,有的则以动作、说白为主,有的则更多地运用了武打技术。经过艺人们在舞台上的不断实践,又形成了所谓“铜锤花脸”、“架子花脸”、“武花脸”三种工路之分。

杨小楼、钱金福之《长坂坡》

“铜锤”以唱工为主,没有繁重的表演动作和说白。如《二进宫》之徐延昭,《铡美案》、《打龙袍》、《探阴山》、《赤桑镇》之包拯,《草桥关》之铫期等。

“架子花”以身段动作和说白为主,唱工次之,所谓“架子”即“工架”之意。如《取洛阳》之马武,《芦花荡》之张飞、《战宛城》之曹操,《丁甲山》、《青风寨》、《闹江州 》之李逵,即属以架子花一类角色。

“武花脸”又名“武二花”。这类角色唱念较少,主要以武功和把子来塑造人物。这类角色在剧中除少数以主角身份出现外,大部分为武生、武旦之配演。如《挑滑车》中之黑风利、《三岔口》中之焦赞、《战宛城》中之典韦、《恶虎村》中之武天虬、《白水滩》中之青面虎即是。因这类角色在戏里多用翻跌扑打等武功技巧,故又名“摔打花脸”。

钱金福、王长林之《醉打山门》

同,光间,京剧花脸知名者,早期有庆(春圃)、钱(宝峰)、徐(宝峰)三家之说。金福即宝峰高足,颇得真传,技艺高超。钱之工架有威、有美、有刚、有柔。把子起打激、徐、进、退,游刃有余,有“神而化之”之意。其所能昆曲《刀会》、《火判》、《嫁妹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芦花荡》,殆非苏昆、高阳昆所能望其项背。而《牡丹亭·花判》一折,尤为绝活。其子宝森能继其艺,曾向其父请学此数出昆曲戏,钱曰:“学会也不能换饭吃,白出汗。”因京剧至清末民初以旦角为主,须生多沦为“跨刀”,其他净、丑、武、杂更无论矣。金福虽身怀绝技,在当时形势下,亦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。时上海《晶报》副刊载有赠钱金福《金缕曲》词一阙云:

“耆旧凋零,叹想承平,梨园白发,物移星换。龚陈已老长林死,唯有此翁尚健,算留得灵光鲁殿。脸谱庄严工架稳,看演来咤叱风云变,须传此广陵散。

有谁不挡兼昆乱,无奈他失之子羽,艺高价贱。当年只将师傅恨,为何不教学旦?真活把我家眼现。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,空出了一身汗!”

怀旧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

日推送之《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》录自《京华感旧录》,作者李克非(1924-1995)。《京华感旧录》一书为李先生的随笔集,书中回忆了很多关于老北京的杂闻轶事,我们将此书中与梨园有关的内容分期连载推送。

京剧武净钱金福

钱金福,满族,北京人。生于清咸丰十一年(公元一八一六年),卒于“七七”事变前后。在同(治)、光(绪)年间,他是京剧武净中之佼佼者。钱幼年入三庆科班习艺,师崇贵富,学花脸,以嗓音嘶哑不擅唱念而专工武净。私淑钱宝峰,穆凤山。其武功高超,身段工架以优美大方称道于世,非惟昆乱不挡,即生、旦、丑,武各角戏皆能之。他在武功把子方面,素有研究,造诣颇深,并根据其多年舞台实践,编有“身段法”和“把子口诀”,很受剧界重视。他对勾脸亦颇有研究,其笔法凝炼,造型生动,自成一家。京剧中许多脸谱,都是在钱氏继承昆曲脸谱的基础上,加以发展而定型的。因此,梨园行有“钱家脸谱”、“钱家把子”的说法。因其家学渊博,身负绝艺,名武生杨小楼,名须生余叔岩皆依以为辅,视为膀臂,且师事之。

钱金福便装照

据说,民初奉系军阀张宗昌家办堂会,余叔岩《一捧雪》之莫成,余氏于此角不甚清楚,乃请钱教之。余叔岩还从钱氏学《五雷阵》、《九龙山》两出,一饰孙膑,须生戏;一饰杨再兴,小生戏。足见钱金福能戏之多。

杨、余而外,王瑶卿、梅兰芳等名旦都向钱金福请教过。据王瑶卿回忆道:“钱先生虽唱花脸,可是教刀马旦的把子身段,很有功夫。我就将杜先生(蝶云)教过我的刀马戏,又请钱先生重新排演。钱先生教授法甚好,如拿枪怎样拿,大刀怎样耍,单刀、双刀怎样用,起霸的身段、手势怎样做,脚下怎样走,说得细致极啦。我一生武戏的功夫,实在得钱先生的指教不少。”梅兰芳也曾说过:“钱老也教过我把子,他的特点是脚步简捷,没有废步,手里交代清楚好看,亮相稳重而有脆劲。”

余叔岩、钱金福之《定军山》

其本工戏有:《铁笼山》、《瓦口关》、《金沙滩》、《芦花荡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火判》等。而《战宛城》之典韦、《珠帘寨》之周德威、《定军山》之夏侯渊,时称为钱氏“绝活”。《定军山》夏侯渊一角,与谭鑫培配合默契,致使谭氏无钱金福配演夏侯渊,则不必演《斩渊》一折。叫天对他的器重,于此可见。

净角为专门饰演性格爽直、暴躁、粗扩、豪迈一类男性角色的行当。因这类角色在面部化妆上采用“勾脸”方式,故亦有“花面”或“花脸”之称。

净角在京剧舞台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,倘若我们翻阅一下同、光年间的戏单,就会发现这一时期演出的以政治斗争为题材的剧目,几乎占全部演出剧目的百分之八十以上。而且,在这些剧目中,除以须生为主的剧目外,以花脸为主的剧目或者是花脸在剧中占重要地位的剧目,就占一半之多。在京剧形成之初,花脸这类角色,多以“净”通称。同、光以来,随着净行所饰角色类型的丰富,艺人们在塑造各类花脸角色的过程中,根据不同角色的性格特征和剧情的需要,在表演技术的安排和运用上,有的以唱功为主,有的则以动作、说白为主,有的则更多地运用了武打技术。经过艺人们在舞台上的不断实践,又形成了所谓“铜锤花脸”、“架子花脸”、“武花脸”三种工路之分。

杨小楼、钱金福之《长坂坡》

“铜锤”以唱工为主,没有繁重的表演动作和说白。如《二进宫》之徐延昭,《铡美案》、《打龙袍》、《探阴山》、《赤桑镇》之包拯,《草桥关》之铫期等。

“架子花”以身段动作和说白为主,唱工次之,所谓“架子”即“工架”之意。如《取洛阳》之马武,《芦花荡》之张飞、《战宛城》之曹操,《丁甲山》、《青风寨》、《闹江州 》之李逵,即属以架子花一类角色。

“武花脸”又名“武二花”。这类角色唱念较少,主要以武功和把子来塑造人物。这类角色在剧中除少数以主角身份出现外,大部分为武生、武旦之配演。如《挑滑车》中之黑风利、《三岔口》中之焦赞、《战宛城》中之典韦、《恶虎村》中之武天虬、《白水滩》中之青面虎即是。因这类角色在戏里多用翻跌扑打等武功技巧,故又名“摔打花脸”。

钱金福、王长林之《醉打山门》

同,光间,京剧花脸知名者,早期有庆(春圃)、钱(宝峰)、徐(宝峰)三家之说。金福即宝峰高足,颇得真传,技艺高超。钱之工架有威、有美、有刚、有柔。把子起打激、徐、进、退,游刃有余,有“神而化之”之意。其所能昆曲《刀会》、《火判》、《嫁妹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芦花荡》,殆非苏昆、高阳昆所能望其项背。而《牡丹亭·花判》一折,尤为绝活。其子宝森能继其艺,曾向其父请学此数出昆曲戏,钱曰:“学会也不能换饭吃,白出汗。”因京剧至清末民初以旦角为主,须生多沦为“跨刀”,其他净、丑、武、杂更无论矣。金福虽身怀绝技,在当时形势下,亦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。时上海《晶报》副刊载有赠钱金福《金缕曲》词一阙云:

“耆旧凋零,叹想承平,梨园白发,物移星换。龚陈已老长林死,唯有此翁尚健,算留得灵光鲁殿。脸谱庄严工架稳,看演来咤叱风云变,须传此广陵散。

有谁不挡兼昆乱,无奈他失之子羽,艺高价贱。当年只将师傅恨,为何不教学旦?真活把我家眼现。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,空出了一身汗!”

怀旧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

日推送之《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》录自《京华感旧录》,作者李克非(1924-1995)。《京华感旧录》一书为李先生的随笔集,书中回忆了很多关于老北京的杂闻轶事,我们将此书中与梨园有关的内容分期连载推送。

京剧武净钱金福

钱金福,满族,北京人。生于清咸丰十一年(公元一八一六年),卒于“七七”事变前后。在同(治)、光(绪)年间,他是京剧武净中之佼佼者。钱幼年入三庆科班习艺,师崇贵富,学花脸,以嗓音嘶哑不擅唱念而专工武净。私淑钱宝峰,穆凤山。其武功高超,身段工架以优美大方称道于世,非惟昆乱不挡,即生、旦、丑,武各角戏皆能之。他在武功把子方面,素有研究,造诣颇深,并根据其多年舞台实践,编有“身段法”和“把子口诀”,很受剧界重视。他对勾脸亦颇有研究,其笔法凝炼,造型生动,自成一家。京剧中许多脸谱,都是在钱氏继承昆曲脸谱的基础上,加以发展而定型的。因此,梨园行有“钱家脸谱”、“钱家把子”的说法。因其家学渊博,身负绝艺,名武生杨小楼,名须生余叔岩皆依以为辅,视为膀臂,且师事之。

钱金福便装照

据说,民初奉系军阀张宗昌家办堂会,余叔岩《一捧雪》之莫成,余氏于此角不甚清楚,乃请钱教之。余叔岩还从钱氏学《五雷阵》、《九龙山》两出,一饰孙膑,须生戏;一饰杨再兴,小生戏。足见钱金福能戏之多。

杨、余而外,王瑶卿、梅兰芳等名旦都向钱金福请教过。据王瑶卿回忆道:“钱先生虽唱花脸,可是教刀马旦的把子身段,很有功夫。我就将杜先生(蝶云)教过我的刀马戏,又请钱先生重新排演。钱先生教授法甚好,如拿枪怎样拿,大刀怎样耍,单刀、双刀怎样用,起霸的身段、手势怎样做,脚下怎样走,说得细致极啦。我一生武戏的功夫,实在得钱先生的指教不少。”梅兰芳也曾说过:“钱老也教过我把子,他的特点是脚步简捷,没有废步,手里交代清楚好看,亮相稳重而有脆劲。”

余叔岩、钱金福之《定军山》

其本工戏有:《铁笼山》、《瓦口关》、《金沙滩》、《芦花荡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火判》等。而《战宛城》之典韦、《珠帘寨》之周德威、《定军山》之夏侯渊,时称为钱氏“绝活”。《定军山》夏侯渊一角,与谭鑫培配合默契,致使谭氏无钱金福配演夏侯渊,则不必演《斩渊》一折。叫天对他的器重,于此可见。

净角为专门饰演性格爽直、暴躁、粗扩、豪迈一类男性角色的行当。因这类角色在面部化妆上采用“勾脸”方式,故亦有“花面”或“花脸”之称。

净角在京剧舞台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,倘若我们翻阅一下同、光年间的戏单,就会发现这一时期演出的以政治斗争为题材的剧目,几乎占全部演出剧目的百分之八十以上。而且,在这些剧目中,除以须生为主的剧目外,以花脸为主的剧目或者是花脸在剧中占重要地位的剧目,就占一半之多。在京剧形成之初,花脸这类角色,多以“净”通称。同、光以来,随着净行所饰角色类型的丰富,艺人们在塑造各类花脸角色的过程中,根据不同角色的性格特征和剧情的需要,在表演技术的安排和运用上,有的以唱功为主,有的则以动作、说白为主,有的则更多地运用了武打技术。经过艺人们在舞台上的不断实践,又形成了所谓“铜锤花脸”、“架子花脸”、“武花脸”三种工路之分。

杨小楼、钱金福之《长坂坡》

“铜锤”以唱工为主,没有繁重的表演动作和说白。如《二进宫》之徐延昭,《铡美案》、《打龙袍》、《探阴山》、《赤桑镇》之包拯,《草桥关》之铫期等。

“架子花”以身段动作和说白为主,唱工次之,所谓“架子”即“工架”之意。如《取洛阳》之马武,《芦花荡》之张飞、《战宛城》之曹操,《丁甲山》、《青风寨》、《闹江州 》之李逵,即属以架子花一类角色。

“武花脸”又名“武二花”。这类角色唱念较少,主要以武功和把子来塑造人物。这类角色在剧中除少数以主角身份出现外,大部分为武生、武旦之配演。如《挑滑车》中之黑风利、《三岔口》中之焦赞、《战宛城》中之典韦、《恶虎村》中之武天虬、《白水滩》中之青面虎即是。因这类角色在戏里多用翻跌扑打等武功技巧,故又名“摔打花脸”。

钱金福、王长林之《醉打山门》

同,光间,京剧花脸知名者,早期有庆(春圃)、钱(宝峰)、徐(宝峰)三家之说。金福即宝峰高足,颇得真传,技艺高超。钱之工架有威、有美、有刚、有柔。把子起打激、徐、进、退,游刃有余,有“神而化之”之意。其所能昆曲《刀会》、《火判》、《嫁妹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芦花荡》,殆非苏昆、高阳昆所能望其项背。而《牡丹亭·花判》一折,尤为绝活。其子宝森能继其艺,曾向其父请学此数出昆曲戏,钱曰:“学会也不能换饭吃,白出汗。”因京剧至清末民初以旦角为主,须生多沦为“跨刀”,其他净、丑、武、杂更无论矣。金福虽身怀绝技,在当时形势下,亦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。时上海《晶报》副刊载有赠钱金福《金缕曲》词一阙云:

“耆旧凋零,叹想承平,梨园白发,物移星换。龚陈已老长林死,唯有此翁尚健,算留得灵光鲁殿。脸谱庄严工架稳,看演来咤叱风云变,须传此广陵散。

有谁不挡兼昆乱,无奈他失之子羽,艺高价贱。当年只将师傅恨,为何不教学旦?真活把我家眼现。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,空出了一身汗!”

怀旧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

日推送之《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?》录自《京华感旧录》,作者李克非(1924-1995)。《京华感旧录》一书为李先生的随笔集,书中回忆了很多关于老北京的杂闻轶事,我们将此书中与梨园有关的内容分期连载推送。

京剧武净钱金福

钱金福,满族,北京人。生于清咸丰十一年(公元一八一六年),卒于“七七”事变前后。在同(治)、光(绪)年间,他是京剧武净中之佼佼者。钱幼年入三庆科班习艺,师崇贵富,学花脸,以嗓音嘶哑不擅唱念而专工武净。私淑钱宝峰,穆凤山。其武功高超,身段工架以优美大方称道于世,非惟昆乱不挡,即生、旦、丑,武各角戏皆能之。他在武功把子方面,素有研究,造诣颇深,并根据其多年舞台实践,编有“身段法”和“把子口诀”,很受剧界重视。他对勾脸亦颇有研究,其笔法凝炼,造型生动,自成一家。京剧中许多脸谱,都是在钱氏继承昆曲脸谱的基础上,加以发展而定型的。因此,梨园行有“钱家脸谱”、“钱家把子”的说法。因其家学渊博,身负绝艺,名武生杨小楼,名须生余叔岩皆依以为辅,视为膀臂,且师事之。

钱金福便装照

据说,民初奉系军阀张宗昌家办堂会,余叔岩《一捧雪》之莫成,余氏于此角不甚清楚,乃请钱教之。余叔岩还从钱氏学《五雷阵》、《九龙山》两出,一饰孙膑,须生戏;一饰杨再兴,小生戏。足见钱金福能戏之多。

杨、余而外,王瑶卿、梅兰芳等名旦都向钱金福请教过。据王瑶卿回忆道:“钱先生虽唱花脸,可是教刀马旦的把子身段,很有功夫。我就将杜先生(蝶云)教过我的刀马戏,又请钱先生重新排演。钱先生教授法甚好,如拿枪怎样拿,大刀怎样耍,单刀、双刀怎样用,起霸的身段、手势怎样做,脚下怎样走,说得细致极啦。我一生武戏的功夫,实在得钱先生的指教不少。”梅兰芳也曾说过:“钱老也教过我把子,他的特点是脚步简捷,没有废步,手里交代清楚好看,亮相稳重而有脆劲。”

余叔岩、钱金福之《定军山》

其本工戏有:《铁笼山》、《瓦口关》、《金沙滩》、《芦花荡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火判》等。而《战宛城》之典韦、《珠帘寨》之周德威、《定军山》之夏侯渊,时称为钱氏“绝活”。《定军山》夏侯渊一角,与谭鑫培配合默契,致使谭氏无钱金福配演夏侯渊,则不必演《斩渊》一折。叫天对他的器重,于此可见。

净角为专门饰演性格爽直、暴躁、粗扩、豪迈一类男性角色的行当。因这类角色在面部化妆上采用“勾脸”方式,故亦有“花面”或“花脸”之称。

净角在京剧舞台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,倘若我们翻阅一下同、光年间的戏单,就会发现这一时期演出的以政治斗争为题材的剧目,几乎占全部演出剧目的百分之八十以上。而且,在这些剧目中,除以须生为主的剧目外,以花脸为主的剧目或者是花脸在剧中占重要地位的剧目,就占一半之多。在京剧形成之初,花脸这类角色,多以“净”通称。同、光以来,随着净行所饰角色类型的丰富,艺人们在塑造各类花脸角色的过程中,根据不同角色的性格特征和剧情的需要,在表演技术的安排和运用上,有的以唱功为主,有的则以动作、说白为主,有的则更多地运用了武打技术。经过艺人们在舞台上的不断实践,又形成了所谓“铜锤花脸”、“架子花脸”、“武花脸”三种工路之分。

杨小楼、钱金福之《长坂坡》

“铜锤”以唱工为主,没有繁重的表演动作和说白。如《二进宫》之徐延昭,《铡美案》、《打龙袍》、《探阴山》、《赤桑镇》之包拯,《草桥关》之铫期等。

“架子花”以身段动作和说白为主,唱工次之,所谓“架子”即“工架”之意。如《取洛阳》之马武,《芦花荡》之张飞、《战宛城》之曹操,《丁甲山》、《青风寨》、《闹江州 》之李逵,即属以架子花一类角色。

“武花脸”又名“武二花”。这类角色唱念较少,主要以武功和把子来塑造人物。这类角色在剧中除少数以主角身份出现外,大部分为武生、武旦之配演。如《挑滑车》中之黑风利、《三岔口》中之焦赞、《战宛城》中之典韦、《恶虎村》中之武天虬、《白水滩》中之青面虎即是。因这类角色在戏里多用翻跌扑打等武功技巧,故又名“摔打花脸”。

钱金福、王长林之《醉打山门》

同,光间,京剧花脸知名者,早期有庆(春圃)、钱(宝峰)、徐(宝峰)三家之说。金福即宝峰高足,颇得真传,技艺高超。钱之工架有威、有美、有刚、有柔。把子起打激、徐、进、退,游刃有余,有“神而化之”之意。其所能昆曲《刀会》、《火判》、《嫁妹》、《醉打山门》、《芦花荡》,殆非苏昆、高阳昆所能望其项背。而《牡丹亭·花判》一折,尤为绝活。其子宝森能继其艺,曾向其父请学此数出昆曲戏,钱曰:“学会也不能换饭吃,白出汗。”因京剧至清末民初以旦角为主,须生多沦为“跨刀”,其他净、丑、武、杂更无论矣。金福虽身怀绝技,在当时形势下,亦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。时上海《晶报》副刊载有赠钱金福《金缕曲》词一阙云:

“耆旧凋零,叹想承平,梨园白发,物移星换。龚陈已老长林死,唯有此翁尚健,算留得灵光鲁殿。脸谱庄严工架稳,看演来咤叱风云变,须传此广陵散。

有谁不挡兼昆乱,无奈他失之子羽,艺高价贱。当年只将师傅恨,为何不教学旦?真活把我家眼现。梅尚荀程皆有党,谁人拼命捧花面,空出了一身汗!”

怀旧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新媒体编辑:周文超、杨森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(责任编辑:DF120)

  • 名称
  • 代码
  • 最新价
  • 涨跌幅
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,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
郑重声明: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,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东方财富

扫一扫下载APP
天天基金

扫一扫下载APP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: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021-34289898 举报邮箱:jubao@eastmoney.com
沪ICP证:沪B2-20070217 网站备案号:沪ICP备05006054号-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: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:021-54509966/021-240990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