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期货频道 > 正文

北京我很懒果汁加盟多少钱

2018-11-21 08:01:10
来源: 百度新闻
编辑:唐山加盟鲜榨果汁店怎么样

东方财富APP

  • 方便,快捷
  •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
  • 专业,丰富
  •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

手机上阅读文章

  • 提示: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分享到您的
  • 朋友圈

南昌哪家饮品加盟好,哈尔滨加盟奶茶店,厦门休闲吧,乌鲁木齐想开冷饮店,烟台甜饮品加盟

网友发矿难数据比官方通报还小 这能算造谣吗

文 | 杨晨(学者)

近日,男子因发布山东一矿难死9人的消息被警方行拘,针对由此引发的网友质疑,郓城警方表示,目前救援结束,有21人遇难,但对于王某某拘留的措施不会改变,是“依法依规办的这个案件,流程没有问题。”

事情源起10月20日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发生的一起煤矿安全事故。21日,男子王某在网上发布消息,该起事故造成21人被掩埋、已确认9人死亡,当地警方称王某发布与官方媒体报道不同的事故死亡人数数据,属于虚构事实,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其行拘。29日,随着救援工作的结束,当地官方通报,此次事故矿工死亡总数为21人。

制造和传播网络谣言,扰乱公共秩序,的确是一种违法行为。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规定,“散布谣言,谎报险情、疫情、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”,“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”,“情节较轻的,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”。这里明确了处罚的轻重档次,翻看郓城县公安局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警方决定对王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,并处罚款五百元的顶格行政处罚,看来王某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情节还不轻。

究竟王某传播了什么恶劣的网络谣言呢?不妨看一下“造谣”微博与官方通报的差别。10月21日10时许,他在新浪微博发文称,“郓城李楼煤矿发生重大安全事故21人被掩埋,已确认9人死亡”时,而官媒“仅仅能确定的是有人被困,还不能确定有人死亡”;直到12分钟以后,应急管理部官网才通报“22人被困井下”;截至20时,“发现2人遇难,有1人成功获救,1人升井后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”;29日的官方数据称,“被困22人全部找到,其中1人获救,21人遇难”。

如果以百分百严丝合缝的标准看,王某的确是在“虚构事实”。明明被困井下的有22人,怎么还少说了1人?明明最后还有1人获救,为什么不如实说出来?明明最后是21人遇难,怎么说成了9人死亡?既然是“虚构事实”,还故意在网上发布,就算是传播网络谣言,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作出行政处罚还是轻的。

根据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,“制造虚假的险情、疫情、灾情、警情,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,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”,构成编造、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,“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”,“造成严重后果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”。

问题是,王某的这一微博帖文,距离事实和真相,到底有多远呢?首先看这起事故的主体和地点——“郓城李楼煤矿”,没有出入;再看发生了什么——“发生重大安全事故”,没有异议;再看后果——“有人员被掩埋、死亡”,基本也没有什么问题,虽然人数上略有差别,却并不影响这起重大安全事故的定性,故而也就难以称得上是“虚构事实”。

退一步来说,就算王某的微博发文属于“虚构事实”,到底又造成了多大的社会危害呢?仅仅12分钟后,这起矿难就被官方通报所证实;10个小时后,就有人员死亡的消息正式传出;最后出来的官方数据,更是远超王某的微博透露的数据。因为个别数字与官方通报的些许差异,难道就能给公共秩序造成严重冲击吗?更何况,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王某某的微博粉丝为5个,其微博转发量几乎为零。

社会危害是行政处罚、刑事处罚的前提,有多大程度的社会危害,就应当处以多重的惩罚,这也是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。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明确规定,“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,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、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”,“办理治安案件应当坚持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原则”。就王某微博发文的社会危害看,是否需要作出限制人身自由、并处罚款的严厉处罚,的确值得商榷。

监督是公民的权利,监督的尺度如何掌握,这的确考验每个个体以及公权部门。对于公民的网络发声,究竟是网络造谣,还是善意监督,不能简单地与官方通报对表“定性”、施以处罚,而应依据法律规定,综合考量主观方面、客观危害等,作出公平公正的处理。如此,才是一个法治社会的应有常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网友发矿难数据比官方通报还小 这能算造谣吗

文 | 杨晨(学者)

近日,男子因发布山东一矿难死9人的消息被警方行拘,针对由此引发的网友质疑,郓城警方表示,目前救援结束,有21人遇难,但对于王某某拘留的措施不会改变,是“依法依规办的这个案件,流程没有问题。”

事情源起10月20日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发生的一起煤矿安全事故。21日,男子王某在网上发布消息,该起事故造成21人被掩埋、已确认9人死亡,当地警方称王某发布与官方媒体报道不同的事故死亡人数数据,属于虚构事实,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其行拘。29日,随着救援工作的结束,当地官方通报,此次事故矿工死亡总数为21人。

制造和传播网络谣言,扰乱公共秩序,的确是一种违法行为。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规定,“散布谣言,谎报险情、疫情、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”,“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”,“情节较轻的,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”。这里明确了处罚的轻重档次,翻看郓城县公安局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警方决定对王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,并处罚款五百元的顶格行政处罚,看来王某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情节还不轻。

究竟王某传播了什么恶劣的网络谣言呢?不妨看一下“造谣”微博与官方通报的差别。10月21日10时许,他在新浪微博发文称,“郓城李楼煤矿发生重大安全事故21人被掩埋,已确认9人死亡”时,而官媒“仅仅能确定的是有人被困,还不能确定有人死亡”;直到12分钟以后,应急管理部官网才通报“22人被困井下”;截至20时,“发现2人遇难,有1人成功获救,1人升井后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”;29日的官方数据称,“被困22人全部找到,其中1人获救,21人遇难”。

如果以百分百严丝合缝的标准看,王某的确是在“虚构事实”。明明被困井下的有22人,怎么还少说了1人?明明最后还有1人获救,为什么不如实说出来?明明最后是21人遇难,怎么说成了9人死亡?既然是“虚构事实”,还故意在网上发布,就算是传播网络谣言,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作出行政处罚还是轻的。

根据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,“制造虚假的险情、疫情、灾情、警情,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,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”,构成编造、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,“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”,“造成严重后果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”。

问题是,王某的这一微博帖文,距离事实和真相,到底有多远呢?首先看这起事故的主体和地点——“郓城李楼煤矿”,没有出入;再看发生了什么——“发生重大安全事故”,没有异议;再看后果——“有人员被掩埋、死亡”,基本也没有什么问题,虽然人数上略有差别,却并不影响这起重大安全事故的定性,故而也就难以称得上是“虚构事实”。

退一步来说,就算王某的微博发文属于“虚构事实”,到底又造成了多大的社会危害呢?仅仅12分钟后,这起矿难就被官方通报所证实;10个小时后,就有人员死亡的消息正式传出;最后出来的官方数据,更是远超王某的微博透露的数据。因为个别数字与官方通报的些许差异,难道就能给公共秩序造成严重冲击吗?更何况,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王某某的微博粉丝为5个,其微博转发量几乎为零。

社会危害是行政处罚、刑事处罚的前提,有多大程度的社会危害,就应当处以多重的惩罚,这也是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。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明确规定,“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,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、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”,“办理治安案件应当坚持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原则”。就王某微博发文的社会危害看,是否需要作出限制人身自由、并处罚款的严厉处罚,的确值得商榷。

监督是公民的权利,监督的尺度如何掌握,这的确考验每个个体以及公权部门。对于公民的网络发声,究竟是网络造谣,还是善意监督,不能简单地与官方通报对表“定性”、施以处罚,而应依据法律规定,综合考量主观方面、客观危害等,作出公平公正的处理。如此,才是一个法治社会的应有常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网友发矿难数据比官方通报还小 这能算造谣吗

文 | 杨晨(学者)

近日,男子因发布山东一矿难死9人的消息被警方行拘,针对由此引发的网友质疑,郓城警方表示,目前救援结束,有21人遇难,但对于王某某拘留的措施不会改变,是“依法依规办的这个案件,流程没有问题。”

事情源起10月20日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发生的一起煤矿安全事故。21日,男子王某在网上发布消息,该起事故造成21人被掩埋、已确认9人死亡,当地警方称王某发布与官方媒体报道不同的事故死亡人数数据,属于虚构事实,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其行拘。29日,随着救援工作的结束,当地官方通报,此次事故矿工死亡总数为21人。

制造和传播网络谣言,扰乱公共秩序,的确是一种违法行为。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规定,“散布谣言,谎报险情、疫情、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”,“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”,“情节较轻的,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”。这里明确了处罚的轻重档次,翻看郓城县公安局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警方决定对王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,并处罚款五百元的顶格行政处罚,看来王某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情节还不轻。

究竟王某传播了什么恶劣的网络谣言呢?不妨看一下“造谣”微博与官方通报的差别。10月21日10时许,他在新浪微博发文称,“郓城李楼煤矿发生重大安全事故21人被掩埋,已确认9人死亡”时,而官媒“仅仅能确定的是有人被困,还不能确定有人死亡”;直到12分钟以后,应急管理部官网才通报“22人被困井下”;截至20时,“发现2人遇难,有1人成功获救,1人升井后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”;29日的官方数据称,“被困22人全部找到,其中1人获救,21人遇难”。

如果以百分百严丝合缝的标准看,王某的确是在“虚构事实”。明明被困井下的有22人,怎么还少说了1人?明明最后还有1人获救,为什么不如实说出来?明明最后是21人遇难,怎么说成了9人死亡?既然是“虚构事实”,还故意在网上发布,就算是传播网络谣言,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作出行政处罚还是轻的。

根据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,“制造虚假的险情、疫情、灾情、警情,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,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”,构成编造、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,“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”,“造成严重后果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”。

问题是,王某的这一微博帖文,距离事实和真相,到底有多远呢?首先看这起事故的主体和地点——“郓城李楼煤矿”,没有出入;再看发生了什么——“发生重大安全事故”,没有异议;再看后果——“有人员被掩埋、死亡”,基本也没有什么问题,虽然人数上略有差别,却并不影响这起重大安全事故的定性,故而也就难以称得上是“虚构事实”。

退一步来说,就算王某的微博发文属于“虚构事实”,到底又造成了多大的社会危害呢?仅仅12分钟后,这起矿难就被官方通报所证实;10个小时后,就有人员死亡的消息正式传出;最后出来的官方数据,更是远超王某的微博透露的数据。因为个别数字与官方通报的些许差异,难道就能给公共秩序造成严重冲击吗?更何况,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王某某的微博粉丝为5个,其微博转发量几乎为零。

社会危害是行政处罚、刑事处罚的前提,有多大程度的社会危害,就应当处以多重的惩罚,这也是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。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明确规定,“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,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、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”,“办理治安案件应当坚持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原则”。就王某微博发文的社会危害看,是否需要作出限制人身自由、并处罚款的严厉处罚,的确值得商榷。

监督是公民的权利,监督的尺度如何掌握,这的确考验每个个体以及公权部门。对于公民的网络发声,究竟是网络造谣,还是善意监督,不能简单地与官方通报对表“定性”、施以处罚,而应依据法律规定,综合考量主观方面、客观危害等,作出公平公正的处理。如此,才是一个法治社会的应有常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网友发矿难数据比官方通报还小 这能算造谣吗

文 | 杨晨(学者)

近日,男子因发布山东一矿难死9人的消息被警方行拘,针对由此引发的网友质疑,郓城警方表示,目前救援结束,有21人遇难,但对于王某某拘留的措施不会改变,是“依法依规办的这个案件,流程没有问题。”

事情源起10月20日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发生的一起煤矿安全事故。21日,男子王某在网上发布消息,该起事故造成21人被掩埋、已确认9人死亡,当地警方称王某发布与官方媒体报道不同的事故死亡人数数据,属于虚构事实,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其行拘。29日,随着救援工作的结束,当地官方通报,此次事故矿工死亡总数为21人。

制造和传播网络谣言,扰乱公共秩序,的确是一种违法行为。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规定,“散布谣言,谎报险情、疫情、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”,“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”,“情节较轻的,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”。这里明确了处罚的轻重档次,翻看郓城县公安局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警方决定对王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,并处罚款五百元的顶格行政处罚,看来王某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情节还不轻。

究竟王某传播了什么恶劣的网络谣言呢?不妨看一下“造谣”微博与官方通报的差别。10月21日10时许,他在新浪微博发文称,“郓城李楼煤矿发生重大安全事故21人被掩埋,已确认9人死亡”时,而官媒“仅仅能确定的是有人被困,还不能确定有人死亡”;直到12分钟以后,应急管理部官网才通报“22人被困井下”;截至20时,“发现2人遇难,有1人成功获救,1人升井后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”;29日的官方数据称,“被困22人全部找到,其中1人获救,21人遇难”。

如果以百分百严丝合缝的标准看,王某的确是在“虚构事实”。明明被困井下的有22人,怎么还少说了1人?明明最后还有1人获救,为什么不如实说出来?明明最后是21人遇难,怎么说成了9人死亡?既然是“虚构事实”,还故意在网上发布,就算是传播网络谣言,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作出行政处罚还是轻的。

根据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,“制造虚假的险情、疫情、灾情、警情,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,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”,构成编造、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,“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”,“造成严重后果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”。

问题是,王某的这一微博帖文,距离事实和真相,到底有多远呢?首先看这起事故的主体和地点——“郓城李楼煤矿”,没有出入;再看发生了什么——“发生重大安全事故”,没有异议;再看后果——“有人员被掩埋、死亡”,基本也没有什么问题,虽然人数上略有差别,却并不影响这起重大安全事故的定性,故而也就难以称得上是“虚构事实”。

退一步来说,就算王某的微博发文属于“虚构事实”,到底又造成了多大的社会危害呢?仅仅12分钟后,这起矿难就被官方通报所证实;10个小时后,就有人员死亡的消息正式传出;最后出来的官方数据,更是远超王某的微博透露的数据。因为个别数字与官方通报的些许差异,难道就能给公共秩序造成严重冲击吗?更何况,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王某某的微博粉丝为5个,其微博转发量几乎为零。

社会危害是行政处罚、刑事处罚的前提,有多大程度的社会危害,就应当处以多重的惩罚,这也是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。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明确规定,“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,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、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”,“办理治安案件应当坚持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原则”。就王某微博发文的社会危害看,是否需要作出限制人身自由、并处罚款的严厉处罚,的确值得商榷。

监督是公民的权利,监督的尺度如何掌握,这的确考验每个个体以及公权部门。对于公民的网络发声,究竟是网络造谣,还是善意监督,不能简单地与官方通报对表“定性”、施以处罚,而应依据法律规定,综合考量主观方面、客观危害等,作出公平公正的处理。如此,才是一个法治社会的应有常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网友发矿难数据比官方通报还小 这能算造谣吗

文 | 杨晨(学者)

近日,男子因发布山东一矿难死9人的消息被警方行拘,针对由此引发的网友质疑,郓城警方表示,目前救援结束,有21人遇难,但对于王某某拘留的措施不会改变,是“依法依规办的这个案件,流程没有问题。”

事情源起10月20日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发生的一起煤矿安全事故。21日,男子王某在网上发布消息,该起事故造成21人被掩埋、已确认9人死亡,当地警方称王某发布与官方媒体报道不同的事故死亡人数数据,属于虚构事实,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其行拘。29日,随着救援工作的结束,当地官方通报,此次事故矿工死亡总数为21人。

制造和传播网络谣言,扰乱公共秩序,的确是一种违法行为。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规定,“散布谣言,谎报险情、疫情、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”,“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”,“情节较轻的,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”。这里明确了处罚的轻重档次,翻看郓城县公安局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警方决定对王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,并处罚款五百元的顶格行政处罚,看来王某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情节还不轻。

究竟王某传播了什么恶劣的网络谣言呢?不妨看一下“造谣”微博与官方通报的差别。10月21日10时许,他在新浪微博发文称,“郓城李楼煤矿发生重大安全事故21人被掩埋,已确认9人死亡”时,而官媒“仅仅能确定的是有人被困,还不能确定有人死亡”;直到12分钟以后,应急管理部官网才通报“22人被困井下”;截至20时,“发现2人遇难,有1人成功获救,1人升井后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”;29日的官方数据称,“被困22人全部找到,其中1人获救,21人遇难”。

如果以百分百严丝合缝的标准看,王某的确是在“虚构事实”。明明被困井下的有22人,怎么还少说了1人?明明最后还有1人获救,为什么不如实说出来?明明最后是21人遇难,怎么说成了9人死亡?既然是“虚构事实”,还故意在网上发布,就算是传播网络谣言,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作出行政处罚还是轻的。

根据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,“制造虚假的险情、疫情、灾情、警情,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,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”,构成编造、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,“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”,“造成严重后果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”。

问题是,王某的这一微博帖文,距离事实和真相,到底有多远呢?首先看这起事故的主体和地点——“郓城李楼煤矿”,没有出入;再看发生了什么——“发生重大安全事故”,没有异议;再看后果——“有人员被掩埋、死亡”,基本也没有什么问题,虽然人数上略有差别,却并不影响这起重大安全事故的定性,故而也就难以称得上是“虚构事实”。

退一步来说,就算王某的微博发文属于“虚构事实”,到底又造成了多大的社会危害呢?仅仅12分钟后,这起矿难就被官方通报所证实;10个小时后,就有人员死亡的消息正式传出;最后出来的官方数据,更是远超王某的微博透露的数据。因为个别数字与官方通报的些许差异,难道就能给公共秩序造成严重冲击吗?更何况,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王某某的微博粉丝为5个,其微博转发量几乎为零。

社会危害是行政处罚、刑事处罚的前提,有多大程度的社会危害,就应当处以多重的惩罚,这也是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。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明确规定,“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,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、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”,“办理治安案件应当坚持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原则”。就王某微博发文的社会危害看,是否需要作出限制人身自由、并处罚款的严厉处罚,的确值得商榷。

监督是公民的权利,监督的尺度如何掌握,这的确考验每个个体以及公权部门。对于公民的网络发声,究竟是网络造谣,还是善意监督,不能简单地与官方通报对表“定性”、施以处罚,而应依据法律规定,综合考量主观方面、客观危害等,作出公平公正的处理。如此,才是一个法治社会的应有常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网友发矿难数据比官方通报还小 这能算造谣吗

文 | 杨晨(学者)

近日,男子因发布山东一矿难死9人的消息被警方行拘,针对由此引发的网友质疑,郓城警方表示,目前救援结束,有21人遇难,但对于王某某拘留的措施不会改变,是“依法依规办的这个案件,流程没有问题。”

事情源起10月20日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发生的一起煤矿安全事故。21日,男子王某在网上发布消息,该起事故造成21人被掩埋、已确认9人死亡,当地警方称王某发布与官方媒体报道不同的事故死亡人数数据,属于虚构事实,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其行拘。29日,随着救援工作的结束,当地官方通报,此次事故矿工死亡总数为21人。

制造和传播网络谣言,扰乱公共秩序,的确是一种违法行为。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规定,“散布谣言,谎报险情、疫情、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”,“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”,“情节较轻的,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”。这里明确了处罚的轻重档次,翻看郓城县公安局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警方决定对王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,并处罚款五百元的顶格行政处罚,看来王某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情节还不轻。

究竟王某传播了什么恶劣的网络谣言呢?不妨看一下“造谣”微博与官方通报的差别。10月21日10时许,他在新浪微博发文称,“郓城李楼煤矿发生重大安全事故21人被掩埋,已确认9人死亡”时,而官媒“仅仅能确定的是有人被困,还不能确定有人死亡”;直到12分钟以后,应急管理部官网才通报“22人被困井下”;截至20时,“发现2人遇难,有1人成功获救,1人升井后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”;29日的官方数据称,“被困22人全部找到,其中1人获救,21人遇难”。

如果以百分百严丝合缝的标准看,王某的确是在“虚构事实”。明明被困井下的有22人,怎么还少说了1人?明明最后还有1人获救,为什么不如实说出来?明明最后是21人遇难,怎么说成了9人死亡?既然是“虚构事实”,还故意在网上发布,就算是传播网络谣言,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作出行政处罚还是轻的。

根据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,“制造虚假的险情、疫情、灾情、警情,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,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”,构成编造、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,“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”,“造成严重后果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”。

问题是,王某的这一微博帖文,距离事实和真相,到底有多远呢?首先看这起事故的主体和地点——“郓城李楼煤矿”,没有出入;再看发生了什么——“发生重大安全事故”,没有异议;再看后果——“有人员被掩埋、死亡”,基本也没有什么问题,虽然人数上略有差别,却并不影响这起重大安全事故的定性,故而也就难以称得上是“虚构事实”。

退一步来说,就算王某的微博发文属于“虚构事实”,到底又造成了多大的社会危害呢?仅仅12分钟后,这起矿难就被官方通报所证实;10个小时后,就有人员死亡的消息正式传出;最后出来的官方数据,更是远超王某的微博透露的数据。因为个别数字与官方通报的些许差异,难道就能给公共秩序造成严重冲击吗?更何况,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王某某的微博粉丝为5个,其微博转发量几乎为零。

社会危害是行政处罚、刑事处罚的前提,有多大程度的社会危害,就应当处以多重的惩罚,这也是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。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明确规定,“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,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、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”,“办理治安案件应当坚持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原则”。就王某微博发文的社会危害看,是否需要作出限制人身自由、并处罚款的严厉处罚,的确值得商榷。

监督是公民的权利,监督的尺度如何掌握,这的确考验每个个体以及公权部门。对于公民的网络发声,究竟是网络造谣,还是善意监督,不能简单地与官方通报对表“定性”、施以处罚,而应依据法律规定,综合考量主观方面、客观危害等,作出公平公正的处理。如此,才是一个法治社会的应有常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网友发矿难数据比官方通报还小 这能算造谣吗

文 | 杨晨(学者)

近日,男子因发布山东一矿难死9人的消息被警方行拘,针对由此引发的网友质疑,郓城警方表示,目前救援结束,有21人遇难,但对于王某某拘留的措施不会改变,是“依法依规办的这个案件,流程没有问题。”

事情源起10月20日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发生的一起煤矿安全事故。21日,男子王某在网上发布消息,该起事故造成21人被掩埋、已确认9人死亡,当地警方称王某发布与官方媒体报道不同的事故死亡人数数据,属于虚构事实,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其行拘。29日,随着救援工作的结束,当地官方通报,此次事故矿工死亡总数为21人。

制造和传播网络谣言,扰乱公共秩序,的确是一种违法行为。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规定,“散布谣言,谎报险情、疫情、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”,“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”,“情节较轻的,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”。这里明确了处罚的轻重档次,翻看郓城县公安局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警方决定对王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,并处罚款五百元的顶格行政处罚,看来王某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情节还不轻。

究竟王某传播了什么恶劣的网络谣言呢?不妨看一下“造谣”微博与官方通报的差别。10月21日10时许,他在新浪微博发文称,“郓城李楼煤矿发生重大安全事故21人被掩埋,已确认9人死亡”时,而官媒“仅仅能确定的是有人被困,还不能确定有人死亡”;直到12分钟以后,应急管理部官网才通报“22人被困井下”;截至20时,“发现2人遇难,有1人成功获救,1人升井后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”;29日的官方数据称,“被困22人全部找到,其中1人获救,21人遇难”。

如果以百分百严丝合缝的标准看,王某的确是在“虚构事实”。明明被困井下的有22人,怎么还少说了1人?明明最后还有1人获救,为什么不如实说出来?明明最后是21人遇难,怎么说成了9人死亡?既然是“虚构事实”,还故意在网上发布,就算是传播网络谣言,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作出行政处罚还是轻的。

根据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,“制造虚假的险情、疫情、灾情、警情,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,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”,构成编造、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,“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”,“造成严重后果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”。

问题是,王某的这一微博帖文,距离事实和真相,到底有多远呢?首先看这起事故的主体和地点——“郓城李楼煤矿”,没有出入;再看发生了什么——“发生重大安全事故”,没有异议;再看后果——“有人员被掩埋、死亡”,基本也没有什么问题,虽然人数上略有差别,却并不影响这起重大安全事故的定性,故而也就难以称得上是“虚构事实”。

退一步来说,就算王某的微博发文属于“虚构事实”,到底又造成了多大的社会危害呢?仅仅12分钟后,这起矿难就被官方通报所证实;10个小时后,就有人员死亡的消息正式传出;最后出来的官方数据,更是远超王某的微博透露的数据。因为个别数字与官方通报的些许差异,难道就能给公共秩序造成严重冲击吗?更何况,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王某某的微博粉丝为5个,其微博转发量几乎为零。

社会危害是行政处罚、刑事处罚的前提,有多大程度的社会危害,就应当处以多重的惩罚,这也是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。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明确规定,“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,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、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”,“办理治安案件应当坚持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原则”。就王某微博发文的社会危害看,是否需要作出限制人身自由、并处罚款的严厉处罚,的确值得商榷。

监督是公民的权利,监督的尺度如何掌握,这的确考验每个个体以及公权部门。对于公民的网络发声,究竟是网络造谣,还是善意监督,不能简单地与官方通报对表“定性”、施以处罚,而应依据法律规定,综合考量主观方面、客观危害等,作出公平公正的处理。如此,才是一个法治社会的应有常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网友发矿难数据比官方通报还小 这能算造谣吗

文 | 杨晨(学者)

近日,男子因发布山东一矿难死9人的消息被警方行拘,针对由此引发的网友质疑,郓城警方表示,目前救援结束,有21人遇难,但对于王某某拘留的措施不会改变,是“依法依规办的这个案件,流程没有问题。”

事情源起10月20日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发生的一起煤矿安全事故。21日,男子王某在网上发布消息,该起事故造成21人被掩埋、已确认9人死亡,当地警方称王某发布与官方媒体报道不同的事故死亡人数数据,属于虚构事实,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其行拘。29日,随着救援工作的结束,当地官方通报,此次事故矿工死亡总数为21人。

制造和传播网络谣言,扰乱公共秩序,的确是一种违法行为。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规定,“散布谣言,谎报险情、疫情、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”,“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”,“情节较轻的,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”。这里明确了处罚的轻重档次,翻看郓城县公安局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警方决定对王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,并处罚款五百元的顶格行政处罚,看来王某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情节还不轻。

究竟王某传播了什么恶劣的网络谣言呢?不妨看一下“造谣”微博与官方通报的差别。10月21日10时许,他在新浪微博发文称,“郓城李楼煤矿发生重大安全事故21人被掩埋,已确认9人死亡”时,而官媒“仅仅能确定的是有人被困,还不能确定有人死亡”;直到12分钟以后,应急管理部官网才通报“22人被困井下”;截至20时,“发现2人遇难,有1人成功获救,1人升井后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”;29日的官方数据称,“被困22人全部找到,其中1人获救,21人遇难”。

如果以百分百严丝合缝的标准看,王某的确是在“虚构事实”。明明被困井下的有22人,怎么还少说了1人?明明最后还有1人获救,为什么不如实说出来?明明最后是21人遇难,怎么说成了9人死亡?既然是“虚构事实”,还故意在网上发布,就算是传播网络谣言,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作出行政处罚还是轻的。

根据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,“制造虚假的险情、疫情、灾情、警情,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,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”,构成编造、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,“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”,“造成严重后果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”。

问题是,王某的这一微博帖文,距离事实和真相,到底有多远呢?首先看这起事故的主体和地点——“郓城李楼煤矿”,没有出入;再看发生了什么——“发生重大安全事故”,没有异议;再看后果——“有人员被掩埋、死亡”,基本也没有什么问题,虽然人数上略有差别,却并不影响这起重大安全事故的定性,故而也就难以称得上是“虚构事实”。

退一步来说,就算王某的微博发文属于“虚构事实”,到底又造成了多大的社会危害呢?仅仅12分钟后,这起矿难就被官方通报所证实;10个小时后,就有人员死亡的消息正式传出;最后出来的官方数据,更是远超王某的微博透露的数据。因为个别数字与官方通报的些许差异,难道就能给公共秩序造成严重冲击吗?更何况,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王某某的微博粉丝为5个,其微博转发量几乎为零。

社会危害是行政处罚、刑事处罚的前提,有多大程度的社会危害,就应当处以多重的惩罚,这也是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。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明确规定,“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,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、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”,“办理治安案件应当坚持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原则”。就王某微博发文的社会危害看,是否需要作出限制人身自由、并处罚款的严厉处罚,的确值得商榷。

监督是公民的权利,监督的尺度如何掌握,这的确考验每个个体以及公权部门。对于公民的网络发声,究竟是网络造谣,还是善意监督,不能简单地与官方通报对表“定性”、施以处罚,而应依据法律规定,综合考量主观方面、客观危害等,作出公平公正的处理。如此,才是一个法治社会的应有常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网友发矿难数据比官方通报还小 这能算造谣吗

文 | 杨晨(学者)

近日,男子因发布山东一矿难死9人的消息被警方行拘,针对由此引发的网友质疑,郓城警方表示,目前救援结束,有21人遇难,但对于王某某拘留的措施不会改变,是“依法依规办的这个案件,流程没有问题。”

事情源起10月20日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发生的一起煤矿安全事故。21日,男子王某在网上发布消息,该起事故造成21人被掩埋、已确认9人死亡,当地警方称王某发布与官方媒体报道不同的事故死亡人数数据,属于虚构事实,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其行拘。29日,随着救援工作的结束,当地官方通报,此次事故矿工死亡总数为21人。

制造和传播网络谣言,扰乱公共秩序,的确是一种违法行为。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规定,“散布谣言,谎报险情、疫情、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”,“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”,“情节较轻的,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”。这里明确了处罚的轻重档次,翻看郓城县公安局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警方决定对王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,并处罚款五百元的顶格行政处罚,看来王某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情节还不轻。

究竟王某传播了什么恶劣的网络谣言呢?不妨看一下“造谣”微博与官方通报的差别。10月21日10时许,他在新浪微博发文称,“郓城李楼煤矿发生重大安全事故21人被掩埋,已确认9人死亡”时,而官媒“仅仅能确定的是有人被困,还不能确定有人死亡”;直到12分钟以后,应急管理部官网才通报“22人被困井下”;截至20时,“发现2人遇难,有1人成功获救,1人升井后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”;29日的官方数据称,“被困22人全部找到,其中1人获救,21人遇难”。

如果以百分百严丝合缝的标准看,王某的确是在“虚构事实”。明明被困井下的有22人,怎么还少说了1人?明明最后还有1人获救,为什么不如实说出来?明明最后是21人遇难,怎么说成了9人死亡?既然是“虚构事实”,还故意在网上发布,就算是传播网络谣言,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作出行政处罚还是轻的。

根据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,“制造虚假的险情、疫情、灾情、警情,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,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”,构成编造、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,“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”,“造成严重后果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”。

问题是,王某的这一微博帖文,距离事实和真相,到底有多远呢?首先看这起事故的主体和地点——“郓城李楼煤矿”,没有出入;再看发生了什么——“发生重大安全事故”,没有异议;再看后果——“有人员被掩埋、死亡”,基本也没有什么问题,虽然人数上略有差别,却并不影响这起重大安全事故的定性,故而也就难以称得上是“虚构事实”。

退一步来说,就算王某的微博发文属于“虚构事实”,到底又造成了多大的社会危害呢?仅仅12分钟后,这起矿难就被官方通报所证实;10个小时后,就有人员死亡的消息正式传出;最后出来的官方数据,更是远超王某的微博透露的数据。因为个别数字与官方通报的些许差异,难道就能给公共秩序造成严重冲击吗?更何况,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王某某的微博粉丝为5个,其微博转发量几乎为零。

社会危害是行政处罚、刑事处罚的前提,有多大程度的社会危害,就应当处以多重的惩罚,这也是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。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明确规定,“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,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、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”,“办理治安案件应当坚持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原则”。就王某微博发文的社会危害看,是否需要作出限制人身自由、并处罚款的严厉处罚,的确值得商榷。

监督是公民的权利,监督的尺度如何掌握,这的确考验每个个体以及公权部门。对于公民的网络发声,究竟是网络造谣,还是善意监督,不能简单地与官方通报对表“定性”、施以处罚,而应依据法律规定,综合考量主观方面、客观危害等,作出公平公正的处理。如此,才是一个法治社会的应有常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网友发矿难数据比官方通报还小 这能算造谣吗

文 | 杨晨(学者)

近日,男子因发布山东一矿难死9人的消息被警方行拘,针对由此引发的网友质疑,郓城警方表示,目前救援结束,有21人遇难,但对于王某某拘留的措施不会改变,是“依法依规办的这个案件,流程没有问题。”

事情源起10月20日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发生的一起煤矿安全事故。21日,男子王某在网上发布消息,该起事故造成21人被掩埋、已确认9人死亡,当地警方称王某发布与官方媒体报道不同的事故死亡人数数据,属于虚构事实,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其行拘。29日,随着救援工作的结束,当地官方通报,此次事故矿工死亡总数为21人。

制造和传播网络谣言,扰乱公共秩序,的确是一种违法行为。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规定,“散布谣言,谎报险情、疫情、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”,“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”,“情节较轻的,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”。这里明确了处罚的轻重档次,翻看郓城县公安局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警方决定对王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,并处罚款五百元的顶格行政处罚,看来王某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情节还不轻。

究竟王某传播了什么恶劣的网络谣言呢?不妨看一下“造谣”微博与官方通报的差别。10月21日10时许,他在新浪微博发文称,“郓城李楼煤矿发生重大安全事故21人被掩埋,已确认9人死亡”时,而官媒“仅仅能确定的是有人被困,还不能确定有人死亡”;直到12分钟以后,应急管理部官网才通报“22人被困井下”;截至20时,“发现2人遇难,有1人成功获救,1人升井后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”;29日的官方数据称,“被困22人全部找到,其中1人获救,21人遇难”。

如果以百分百严丝合缝的标准看,王某的确是在“虚构事实”。明明被困井下的有22人,怎么还少说了1人?明明最后还有1人获救,为什么不如实说出来?明明最后是21人遇难,怎么说成了9人死亡?既然是“虚构事实”,还故意在网上发布,就算是传播网络谣言,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作出行政处罚还是轻的。

根据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,“制造虚假的险情、疫情、灾情、警情,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,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”,构成编造、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,“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”,“造成严重后果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”。

问题是,王某的这一微博帖文,距离事实和真相,到底有多远呢?首先看这起事故的主体和地点——“郓城李楼煤矿”,没有出入;再看发生了什么——“发生重大安全事故”,没有异议;再看后果——“有人员被掩埋、死亡”,基本也没有什么问题,虽然人数上略有差别,却并不影响这起重大安全事故的定性,故而也就难以称得上是“虚构事实”。

退一步来说,就算王某的微博发文属于“虚构事实”,到底又造成了多大的社会危害呢?仅仅12分钟后,这起矿难就被官方通报所证实;10个小时后,就有人员死亡的消息正式传出;最后出来的官方数据,更是远超王某的微博透露的数据。因为个别数字与官方通报的些许差异,难道就能给公共秩序造成严重冲击吗?更何况,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王某某的微博粉丝为5个,其微博转发量几乎为零。

社会危害是行政处罚、刑事处罚的前提,有多大程度的社会危害,就应当处以多重的惩罚,这也是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。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明确规定,“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,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、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”,“办理治安案件应当坚持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原则”。就王某微博发文的社会危害看,是否需要作出限制人身自由、并处罚款的严厉处罚,的确值得商榷。

监督是公民的权利,监督的尺度如何掌握,这的确考验每个个体以及公权部门。对于公民的网络发声,究竟是网络造谣,还是善意监督,不能简单地与官方通报对表“定性”、施以处罚,而应依据法律规定,综合考量主观方面、客观危害等,作出公平公正的处理。如此,才是一个法治社会的应有常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新媒体编辑:周文超、杨森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(责任编辑:DF120)

  • 名称
  • 代码
  • 最新价
  • 涨跌幅
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,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
郑重声明: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,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东方财富

扫一扫下载APP
天天基金

扫一扫下载APP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: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021-34289898 举报邮箱:jubao@eastmoney.com
沪ICP证:沪B2-20070217 网站备案号:沪ICP备05006054号-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: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:021-54509966/021-240990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