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期货频道 > 正文

蔡卓妍阿萨姆奶茶

2018-11-22 04:57:03
来源: 百度新闻
编辑:酱蛤蜊

东方财富APP

  • 方便,快捷
  •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
  • 专业,丰富
  •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

手机上阅读文章

  • 提示: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分享到您的
  • 朋友圈

五道口 贡茶,甜品店加盟流程,怎样做咸蛋蒸肉饼,甜点加盟官网,北海岸台湾风味美食

美国最火酸奶,创始人竟是土耳其穷学生?

1994年,Hamdi Ulukaya(乌鲁卡亚)第一次踏上美国,他口袋里只有3000美元。 他来自土耳其,希望能够好好学习英语并在这个国家找到属于自己的路。

现如今,乌鲁卡亚身价超过十亿美元。

2007年由乌鲁卡亚创立的希腊酸奶品牌 Chobani,年销售额达到15亿美元,而乌鲁卡亚本人拥有公司大部分的股权。

Chobani一上市便在美国掀起一股希腊酸奶热,创建不到10年,一举超越老牌食品大亨达能和通用磨坊,成为全美市场份额最高的酸奶品牌。乌鲁卡亚将产品做到极致成功又一直保持余热不减,使得Chobani稳步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。

今天就和硅兔君一起来看看,这个土耳其留学生是如何凭借一杯酸奶变成亿万富翁的。

出身土耳其小农场:

不得已选择了背井离乡

乌鲁卡亚生于土耳其东部的一个小村子,和牧羊人一起长大,是纯正的游牧民族。 小时候他会带着成群的绵羊、山羊和奶牛到山上去,也会在家制作酸奶和奶酪。

他说,在这样的环境里,从小到大基本上什么都不需要担心。 金钱对那里的人们完全不重要,因为在山上,你用钱也买不到任何东西。

如果一只狼袭击了你的牧群,让你失去了所有羊,那么第二天村里每家每户都会牵一只羊到你家来,这样你的羊就都回来了。 乌鲁卡亚坦言:“我没有一天不怀念我的童年。”

乌鲁卡亚本来在土耳其安卡拉大学读政治,按理说,毕业后他理应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,可惜他不仅每当老师,还中途辍学,连大学都没毕业。

“我是一个库尔德激进分子,总惹政府的麻烦”(库尔德斯坦横跨土耳其、伊拉克、伊朗、叙利亚山区,因争取独立主权而被四国政府打压)。

对家乡失去信心的他决定搬到国外生活,其实他的第一选择本来是欧洲,却阴差阳错拿到了美国的大学Offer和签证。

就这样,1994年乌鲁卡亚带着一个小包和口袋里的3000美元踏上了美国。

贷款买下卡夫不要的酸奶工厂:

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

2005年,乌鲁卡亚在报纸上看到卡夫的一个当地酸奶工厂的出售广告,要价70万美元。 “我直接把报纸扔进了垃圾桶。但不到半个小时,我又把它刨出来,然后打电话律师。

律师告诉我:卡夫在找一个白痴来当接盘侠。 这个工厂可能有许多的环保不过关问题,不然他们也不会想要卖掉它。 如果他们认为酸奶是有前景的行业,他们就不会退出。

但是那天晚上乌鲁卡亚辗转反侧后,决定贷款买下工厂: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”。

2005年8月17日,乌鲁卡亚拿到了这家工厂的钥匙。

希腊酸奶的井喷式崛起:

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

乌鲁卡亚从小就爱喝酸奶,母亲用自家农场原料做成的酸奶,质地浓稠,这种味道充斥着他整个童年。

在美国生活多年,乌鲁卡亚一直苦恼美国人喝的酸奶又稀又甜,他想到家乡的酸奶品质那么好,蛋白质高,且含糖量低。

在美国缺乏创新而且显得沉闷的的酸奶市场,乌鲁卡亚想如果能做得更好,从产品品质上与竞争品区分开来,击中美国市场用户的痛点,那么这将会颠覆整个酸奶制品行业。

Chobani这个名字来自于土耳其语里的“牧羊人”。

2005年,希腊酸奶在美国市场的份额连百分之一都不到,而今天这个数字超过50%。

进入美国市场50多年,酸奶一直随着消费者口味的变化而变化:色素、加糖、稀化、与水果、加蜂蜜、加糖果等等。 但是很少有产品能像希腊酸奶那样井喷式增长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数据显示,2005年希腊酸奶的年销售额仅为6000万美元,但五年后,希腊酸奶就占到了美国每年68亿美元酸奶销售额的四分之一。

希腊酸奶的吸引力是相当明显的:既美味,又能填饱肚子,还不会太油腻。 不像美国传统的酸奶那么稀,香精奶精味也没有那种重。

希腊酸奶在美国的崛起反映了2000年左右美国烹饪意识的大转变:人们开始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。

据瑞银的报告显示,希腊酸奶的销量飙升,主要在于那些高收入的、受过高等教育的消费者(尤其是女性)愿意多花那么几美元去享受更加健康的食物。

从2007到2012的五年时间,Chobani的销售额从0增长到了10亿美元。

在创造Chobani的路上多亏了乌鲁卡亚坚定的信念,乌鲁卡亚和六名员工花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来研究Chobani的成分。

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希腊酸奶向来以稠度闻名,Chobani经过反复试验,终于掌握希腊酸奶合适的浓缩工艺比例和正确的配方,如何在保持原有口感和质感的同时,进一步提升蛋白质含量。

由此,天然美味,无添加剂的Chobani酸奶诞生了,如何获得大众的关注成为下一个难题。

如何把Chobani搬上货架?

只攻主流超市

按照传统商业惯例,进入超市的商品都会被收取“进场费”,而当时负债累累的乌鲁卡亚已不可能支付,可是如果不进入百货店或超市,又打不开销路,这在当时成为了一个大难题。

乌鲁卡亚一家一家地跑到杂货店洽谈,但屡遭拒绝。

在Chobani的员工几乎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,事情终于迎来转机:美国连锁超市Shoprite同意免费上架,前提是Chobani必须免费供货。

虽然分销渠道有限,但Ulukaya坚持选择主流的超市而不是专营店售卖,这是他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,也是公司成长得如此迅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因为酸奶是易腐产品,不会有太多的存货。超市在收货后会立即付款,而供应商有一到两个月账期。这对当时作为初创阶段的Chobani的资金链周转有非常大的帮助。

因为很多美国人在Chobani推出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希腊酸奶,酸奶的分销渠道又有限,在整个低迷的酸奶市场一直处于小众化。

让每个美国人都知道Chobani:

口碑营销+社交网络

而乌鲁卡亚又希望每个人都能买到Chobani酸奶。如何做好Chobani产品营销成为重中之重。

一开始他就采用最传统最省钱的方式——口碑宣传。

Chobani把宣传卡车开到各种节日庆典吸引消费者。不管是圣诞节,还是儿童网球俱乐部,或者某地举办的马拉松活动,Chobani都会出现,乌鲁卡亚认为这些场合需要酸奶。

后来随着社交媒体的普及,乌鲁卡亚又抓住了一个高效省钱的营销方式:依靠Facebook、Twitter等社交媒体直接与消费者沟通。

而且Chobani的广告团队智商一直在线,总能把Chobani那种“我不仅仅是一盒简简单单的酸奶,我还是一种返璞归真的生活理念”的精神通过各种形式传达出来。

Chobani在Facebook上发布包含产品推广、公司文化、顾客疑问以及包含Chobani产品的食谱等一系列内容。

Chobani产品的透明度令人称道,与此同时,他们也积极地倾听来自消费者的声音。为此Chobani特地设立了一个5人团队,专门负责社交媒体。

就这样,在本来低迷的酸奶市场,Chobani的出现似乎点醒了喝了几十年“假酸奶”的美国人。自Chobani酸奶产品上架以来,消费者疯狂购买,引发了席卷美国的希腊酸奶狂潮。

Chobani很快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,在整个非冷冻酸奶行业中占有10%的市场份额,并且Chobani在希腊酸奶品牌中占据了主导地位,占据了大约50%的市场份额。

进入寻常百姓家的Chobani也成为了2016年里约世界杯美国代表队的官方合作伙伴。

2014年,这位白手起家的移民富豪,赢得了巨大的社会声望和地位。乌鲁卡亚被白宫邀请,成为奥巴马授予的11位创业特使之一。

想成为真正受欢迎的公司:

请抛弃“廉价劳动力”这个概念

乌鲁卡亚作为乳制品行业的颠覆者,在此过程中,他还建立了一个开明的公司。

“如果你想建立一个真正受欢迎的公司,你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抛弃‘廉价劳动力’这个概念”。

在今天的Chobani,30%的员工是移民或难民。Chobani的工厂每天有20多种不同语言的交流。

“这与政治无关,也不是我在做难民救援工作,这只是我们招聘的立场。难民们渴望为他们的社区提供服务。我总是说,他们得到这份工作,他们就不再是难民了。”乌鲁卡亚在Inc.杂志采访中这样说道。

由于出生在农场,乌鲁卡亚推己及人,非常关照普通劳动员工。

2016年,乌鲁卡亚宣布给公司2000名员工分发10%的公司股权,这也是他从2008年就在考虑的事。

乌鲁卡亚认为股权员工制是公司做的最聪明、最具有战术的一件事。公司会成长更快,公司员工会更有激情,员工幸福度指数也会更高。

2017年,乌鲁卡亚宣布Chobani公司执行六周育儿假的规定。

乌鲁卡亚认为,如果他是第一次当爸爸,让他第二天回去上班,他的心也不会放在工作上。他希望员工有时间来享受当新爸爸新妈妈的喜悦。

酸奶成就“美国梦”:

如果有天这种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

作为一位最开始怀揣“美国梦”的外来移民,乌鲁卡亚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异国他乡经营着一个超过2000人的公司,有一天他会被称为领导者。

看到顾客们在喝过Chobani后脸上的幸福感,就仿佛一直在努力的目标得以实现实现。

乌鲁卡亚说:“成功的故事依旧在这个国家上演。 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人都可以说,‘你知道吗?我成功地开了一家酸奶工厂,而且越开越大!’如果有一天这样的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。”

文章编译自:How Chobani’s Hamdi Ulukaya Is Winning America’s Culture War

作者:Rob Brunner

https://www.fastcompany.com/3068681/how-chobani-founder-hamdi-ulukaya-is-winning-americas-culture-war

-END-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美国最火酸奶,创始人竟是土耳其穷学生?

1994年,Hamdi Ulukaya(乌鲁卡亚)第一次踏上美国,他口袋里只有3000美元。 他来自土耳其,希望能够好好学习英语并在这个国家找到属于自己的路。

现如今,乌鲁卡亚身价超过十亿美元。

2007年由乌鲁卡亚创立的希腊酸奶品牌 Chobani,年销售额达到15亿美元,而乌鲁卡亚本人拥有公司大部分的股权。

Chobani一上市便在美国掀起一股希腊酸奶热,创建不到10年,一举超越老牌食品大亨达能和通用磨坊,成为全美市场份额最高的酸奶品牌。乌鲁卡亚将产品做到极致成功又一直保持余热不减,使得Chobani稳步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。

今天就和硅兔君一起来看看,这个土耳其留学生是如何凭借一杯酸奶变成亿万富翁的。

出身土耳其小农场:

不得已选择了背井离乡

乌鲁卡亚生于土耳其东部的一个小村子,和牧羊人一起长大,是纯正的游牧民族。 小时候他会带着成群的绵羊、山羊和奶牛到山上去,也会在家制作酸奶和奶酪。

他说,在这样的环境里,从小到大基本上什么都不需要担心。 金钱对那里的人们完全不重要,因为在山上,你用钱也买不到任何东西。

如果一只狼袭击了你的牧群,让你失去了所有羊,那么第二天村里每家每户都会牵一只羊到你家来,这样你的羊就都回来了。 乌鲁卡亚坦言:“我没有一天不怀念我的童年。”

乌鲁卡亚本来在土耳其安卡拉大学读政治,按理说,毕业后他理应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,可惜他不仅每当老师,还中途辍学,连大学都没毕业。

“我是一个库尔德激进分子,总惹政府的麻烦”(库尔德斯坦横跨土耳其、伊拉克、伊朗、叙利亚山区,因争取独立主权而被四国政府打压)。

对家乡失去信心的他决定搬到国外生活,其实他的第一选择本来是欧洲,却阴差阳错拿到了美国的大学Offer和签证。

就这样,1994年乌鲁卡亚带着一个小包和口袋里的3000美元踏上了美国。

贷款买下卡夫不要的酸奶工厂:

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

2005年,乌鲁卡亚在报纸上看到卡夫的一个当地酸奶工厂的出售广告,要价70万美元。 “我直接把报纸扔进了垃圾桶。但不到半个小时,我又把它刨出来,然后打电话律师。

律师告诉我:卡夫在找一个白痴来当接盘侠。 这个工厂可能有许多的环保不过关问题,不然他们也不会想要卖掉它。 如果他们认为酸奶是有前景的行业,他们就不会退出。

但是那天晚上乌鲁卡亚辗转反侧后,决定贷款买下工厂: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”。

2005年8月17日,乌鲁卡亚拿到了这家工厂的钥匙。

希腊酸奶的井喷式崛起:

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

乌鲁卡亚从小就爱喝酸奶,母亲用自家农场原料做成的酸奶,质地浓稠,这种味道充斥着他整个童年。

在美国生活多年,乌鲁卡亚一直苦恼美国人喝的酸奶又稀又甜,他想到家乡的酸奶品质那么好,蛋白质高,且含糖量低。

在美国缺乏创新而且显得沉闷的的酸奶市场,乌鲁卡亚想如果能做得更好,从产品品质上与竞争品区分开来,击中美国市场用户的痛点,那么这将会颠覆整个酸奶制品行业。

Chobani这个名字来自于土耳其语里的“牧羊人”。

2005年,希腊酸奶在美国市场的份额连百分之一都不到,而今天这个数字超过50%。

进入美国市场50多年,酸奶一直随着消费者口味的变化而变化:色素、加糖、稀化、与水果、加蜂蜜、加糖果等等。 但是很少有产品能像希腊酸奶那样井喷式增长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数据显示,2005年希腊酸奶的年销售额仅为6000万美元,但五年后,希腊酸奶就占到了美国每年68亿美元酸奶销售额的四分之一。

希腊酸奶的吸引力是相当明显的:既美味,又能填饱肚子,还不会太油腻。 不像美国传统的酸奶那么稀,香精奶精味也没有那种重。

希腊酸奶在美国的崛起反映了2000年左右美国烹饪意识的大转变:人们开始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。

据瑞银的报告显示,希腊酸奶的销量飙升,主要在于那些高收入的、受过高等教育的消费者(尤其是女性)愿意多花那么几美元去享受更加健康的食物。

从2007到2012的五年时间,Chobani的销售额从0增长到了10亿美元。

在创造Chobani的路上多亏了乌鲁卡亚坚定的信念,乌鲁卡亚和六名员工花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来研究Chobani的成分。

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希腊酸奶向来以稠度闻名,Chobani经过反复试验,终于掌握希腊酸奶合适的浓缩工艺比例和正确的配方,如何在保持原有口感和质感的同时,进一步提升蛋白质含量。

由此,天然美味,无添加剂的Chobani酸奶诞生了,如何获得大众的关注成为下一个难题。

如何把Chobani搬上货架?

只攻主流超市

按照传统商业惯例,进入超市的商品都会被收取“进场费”,而当时负债累累的乌鲁卡亚已不可能支付,可是如果不进入百货店或超市,又打不开销路,这在当时成为了一个大难题。

乌鲁卡亚一家一家地跑到杂货店洽谈,但屡遭拒绝。

在Chobani的员工几乎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,事情终于迎来转机:美国连锁超市Shoprite同意免费上架,前提是Chobani必须免费供货。

虽然分销渠道有限,但Ulukaya坚持选择主流的超市而不是专营店售卖,这是他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,也是公司成长得如此迅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因为酸奶是易腐产品,不会有太多的存货。超市在收货后会立即付款,而供应商有一到两个月账期。这对当时作为初创阶段的Chobani的资金链周转有非常大的帮助。

因为很多美国人在Chobani推出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希腊酸奶,酸奶的分销渠道又有限,在整个低迷的酸奶市场一直处于小众化。

让每个美国人都知道Chobani:

口碑营销+社交网络

而乌鲁卡亚又希望每个人都能买到Chobani酸奶。如何做好Chobani产品营销成为重中之重。

一开始他就采用最传统最省钱的方式——口碑宣传。

Chobani把宣传卡车开到各种节日庆典吸引消费者。不管是圣诞节,还是儿童网球俱乐部,或者某地举办的马拉松活动,Chobani都会出现,乌鲁卡亚认为这些场合需要酸奶。

后来随着社交媒体的普及,乌鲁卡亚又抓住了一个高效省钱的营销方式:依靠Facebook、Twitter等社交媒体直接与消费者沟通。

而且Chobani的广告团队智商一直在线,总能把Chobani那种“我不仅仅是一盒简简单单的酸奶,我还是一种返璞归真的生活理念”的精神通过各种形式传达出来。

Chobani在Facebook上发布包含产品推广、公司文化、顾客疑问以及包含Chobani产品的食谱等一系列内容。

Chobani产品的透明度令人称道,与此同时,他们也积极地倾听来自消费者的声音。为此Chobani特地设立了一个5人团队,专门负责社交媒体。

就这样,在本来低迷的酸奶市场,Chobani的出现似乎点醒了喝了几十年“假酸奶”的美国人。自Chobani酸奶产品上架以来,消费者疯狂购买,引发了席卷美国的希腊酸奶狂潮。

Chobani很快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,在整个非冷冻酸奶行业中占有10%的市场份额,并且Chobani在希腊酸奶品牌中占据了主导地位,占据了大约50%的市场份额。

进入寻常百姓家的Chobani也成为了2016年里约世界杯美国代表队的官方合作伙伴。

2014年,这位白手起家的移民富豪,赢得了巨大的社会声望和地位。乌鲁卡亚被白宫邀请,成为奥巴马授予的11位创业特使之一。

想成为真正受欢迎的公司:

请抛弃“廉价劳动力”这个概念

乌鲁卡亚作为乳制品行业的颠覆者,在此过程中,他还建立了一个开明的公司。

“如果你想建立一个真正受欢迎的公司,你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抛弃‘廉价劳动力’这个概念”。

在今天的Chobani,30%的员工是移民或难民。Chobani的工厂每天有20多种不同语言的交流。

“这与政治无关,也不是我在做难民救援工作,这只是我们招聘的立场。难民们渴望为他们的社区提供服务。我总是说,他们得到这份工作,他们就不再是难民了。”乌鲁卡亚在Inc.杂志采访中这样说道。

由于出生在农场,乌鲁卡亚推己及人,非常关照普通劳动员工。

2016年,乌鲁卡亚宣布给公司2000名员工分发10%的公司股权,这也是他从2008年就在考虑的事。

乌鲁卡亚认为股权员工制是公司做的最聪明、最具有战术的一件事。公司会成长更快,公司员工会更有激情,员工幸福度指数也会更高。

2017年,乌鲁卡亚宣布Chobani公司执行六周育儿假的规定。

乌鲁卡亚认为,如果他是第一次当爸爸,让他第二天回去上班,他的心也不会放在工作上。他希望员工有时间来享受当新爸爸新妈妈的喜悦。

酸奶成就“美国梦”:

如果有天这种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

作为一位最开始怀揣“美国梦”的外来移民,乌鲁卡亚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异国他乡经营着一个超过2000人的公司,有一天他会被称为领导者。

看到顾客们在喝过Chobani后脸上的幸福感,就仿佛一直在努力的目标得以实现实现。

乌鲁卡亚说:“成功的故事依旧在这个国家上演。 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人都可以说,‘你知道吗?我成功地开了一家酸奶工厂,而且越开越大!’如果有一天这样的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。”

文章编译自:How Chobani’s Hamdi Ulukaya Is Winning America’s Culture War

作者:Rob Brunner

https://www.fastcompany.com/3068681/how-chobani-founder-hamdi-ulukaya-is-winning-americas-culture-war

-END-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美国最火酸奶,创始人竟是土耳其穷学生?

1994年,Hamdi Ulukaya(乌鲁卡亚)第一次踏上美国,他口袋里只有3000美元。 他来自土耳其,希望能够好好学习英语并在这个国家找到属于自己的路。

现如今,乌鲁卡亚身价超过十亿美元。

2007年由乌鲁卡亚创立的希腊酸奶品牌 Chobani,年销售额达到15亿美元,而乌鲁卡亚本人拥有公司大部分的股权。

Chobani一上市便在美国掀起一股希腊酸奶热,创建不到10年,一举超越老牌食品大亨达能和通用磨坊,成为全美市场份额最高的酸奶品牌。乌鲁卡亚将产品做到极致成功又一直保持余热不减,使得Chobani稳步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。

今天就和硅兔君一起来看看,这个土耳其留学生是如何凭借一杯酸奶变成亿万富翁的。

出身土耳其小农场:

不得已选择了背井离乡

乌鲁卡亚生于土耳其东部的一个小村子,和牧羊人一起长大,是纯正的游牧民族。 小时候他会带着成群的绵羊、山羊和奶牛到山上去,也会在家制作酸奶和奶酪。

他说,在这样的环境里,从小到大基本上什么都不需要担心。 金钱对那里的人们完全不重要,因为在山上,你用钱也买不到任何东西。

如果一只狼袭击了你的牧群,让你失去了所有羊,那么第二天村里每家每户都会牵一只羊到你家来,这样你的羊就都回来了。 乌鲁卡亚坦言:“我没有一天不怀念我的童年。”

乌鲁卡亚本来在土耳其安卡拉大学读政治,按理说,毕业后他理应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,可惜他不仅每当老师,还中途辍学,连大学都没毕业。

“我是一个库尔德激进分子,总惹政府的麻烦”(库尔德斯坦横跨土耳其、伊拉克、伊朗、叙利亚山区,因争取独立主权而被四国政府打压)。

对家乡失去信心的他决定搬到国外生活,其实他的第一选择本来是欧洲,却阴差阳错拿到了美国的大学Offer和签证。

就这样,1994年乌鲁卡亚带着一个小包和口袋里的3000美元踏上了美国。

贷款买下卡夫不要的酸奶工厂:

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

2005年,乌鲁卡亚在报纸上看到卡夫的一个当地酸奶工厂的出售广告,要价70万美元。 “我直接把报纸扔进了垃圾桶。但不到半个小时,我又把它刨出来,然后打电话律师。

律师告诉我:卡夫在找一个白痴来当接盘侠。 这个工厂可能有许多的环保不过关问题,不然他们也不会想要卖掉它。 如果他们认为酸奶是有前景的行业,他们就不会退出。

但是那天晚上乌鲁卡亚辗转反侧后,决定贷款买下工厂: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”。

2005年8月17日,乌鲁卡亚拿到了这家工厂的钥匙。

希腊酸奶的井喷式崛起:

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

乌鲁卡亚从小就爱喝酸奶,母亲用自家农场原料做成的酸奶,质地浓稠,这种味道充斥着他整个童年。

在美国生活多年,乌鲁卡亚一直苦恼美国人喝的酸奶又稀又甜,他想到家乡的酸奶品质那么好,蛋白质高,且含糖量低。

在美国缺乏创新而且显得沉闷的的酸奶市场,乌鲁卡亚想如果能做得更好,从产品品质上与竞争品区分开来,击中美国市场用户的痛点,那么这将会颠覆整个酸奶制品行业。

Chobani这个名字来自于土耳其语里的“牧羊人”。

2005年,希腊酸奶在美国市场的份额连百分之一都不到,而今天这个数字超过50%。

进入美国市场50多年,酸奶一直随着消费者口味的变化而变化:色素、加糖、稀化、与水果、加蜂蜜、加糖果等等。 但是很少有产品能像希腊酸奶那样井喷式增长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数据显示,2005年希腊酸奶的年销售额仅为6000万美元,但五年后,希腊酸奶就占到了美国每年68亿美元酸奶销售额的四分之一。

希腊酸奶的吸引力是相当明显的:既美味,又能填饱肚子,还不会太油腻。 不像美国传统的酸奶那么稀,香精奶精味也没有那种重。

希腊酸奶在美国的崛起反映了2000年左右美国烹饪意识的大转变:人们开始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。

据瑞银的报告显示,希腊酸奶的销量飙升,主要在于那些高收入的、受过高等教育的消费者(尤其是女性)愿意多花那么几美元去享受更加健康的食物。

从2007到2012的五年时间,Chobani的销售额从0增长到了10亿美元。

在创造Chobani的路上多亏了乌鲁卡亚坚定的信念,乌鲁卡亚和六名员工花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来研究Chobani的成分。

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希腊酸奶向来以稠度闻名,Chobani经过反复试验,终于掌握希腊酸奶合适的浓缩工艺比例和正确的配方,如何在保持原有口感和质感的同时,进一步提升蛋白质含量。

由此,天然美味,无添加剂的Chobani酸奶诞生了,如何获得大众的关注成为下一个难题。

如何把Chobani搬上货架?

只攻主流超市

按照传统商业惯例,进入超市的商品都会被收取“进场费”,而当时负债累累的乌鲁卡亚已不可能支付,可是如果不进入百货店或超市,又打不开销路,这在当时成为了一个大难题。

乌鲁卡亚一家一家地跑到杂货店洽谈,但屡遭拒绝。

在Chobani的员工几乎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,事情终于迎来转机:美国连锁超市Shoprite同意免费上架,前提是Chobani必须免费供货。

虽然分销渠道有限,但Ulukaya坚持选择主流的超市而不是专营店售卖,这是他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,也是公司成长得如此迅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因为酸奶是易腐产品,不会有太多的存货。超市在收货后会立即付款,而供应商有一到两个月账期。这对当时作为初创阶段的Chobani的资金链周转有非常大的帮助。

因为很多美国人在Chobani推出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希腊酸奶,酸奶的分销渠道又有限,在整个低迷的酸奶市场一直处于小众化。

让每个美国人都知道Chobani:

口碑营销+社交网络

而乌鲁卡亚又希望每个人都能买到Chobani酸奶。如何做好Chobani产品营销成为重中之重。

一开始他就采用最传统最省钱的方式——口碑宣传。

Chobani把宣传卡车开到各种节日庆典吸引消费者。不管是圣诞节,还是儿童网球俱乐部,或者某地举办的马拉松活动,Chobani都会出现,乌鲁卡亚认为这些场合需要酸奶。

后来随着社交媒体的普及,乌鲁卡亚又抓住了一个高效省钱的营销方式:依靠Facebook、Twitter等社交媒体直接与消费者沟通。

而且Chobani的广告团队智商一直在线,总能把Chobani那种“我不仅仅是一盒简简单单的酸奶,我还是一种返璞归真的生活理念”的精神通过各种形式传达出来。

Chobani在Facebook上发布包含产品推广、公司文化、顾客疑问以及包含Chobani产品的食谱等一系列内容。

Chobani产品的透明度令人称道,与此同时,他们也积极地倾听来自消费者的声音。为此Chobani特地设立了一个5人团队,专门负责社交媒体。

就这样,在本来低迷的酸奶市场,Chobani的出现似乎点醒了喝了几十年“假酸奶”的美国人。自Chobani酸奶产品上架以来,消费者疯狂购买,引发了席卷美国的希腊酸奶狂潮。

Chobani很快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,在整个非冷冻酸奶行业中占有10%的市场份额,并且Chobani在希腊酸奶品牌中占据了主导地位,占据了大约50%的市场份额。

进入寻常百姓家的Chobani也成为了2016年里约世界杯美国代表队的官方合作伙伴。

2014年,这位白手起家的移民富豪,赢得了巨大的社会声望和地位。乌鲁卡亚被白宫邀请,成为奥巴马授予的11位创业特使之一。

想成为真正受欢迎的公司:

请抛弃“廉价劳动力”这个概念

乌鲁卡亚作为乳制品行业的颠覆者,在此过程中,他还建立了一个开明的公司。

“如果你想建立一个真正受欢迎的公司,你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抛弃‘廉价劳动力’这个概念”。

在今天的Chobani,30%的员工是移民或难民。Chobani的工厂每天有20多种不同语言的交流。

“这与政治无关,也不是我在做难民救援工作,这只是我们招聘的立场。难民们渴望为他们的社区提供服务。我总是说,他们得到这份工作,他们就不再是难民了。”乌鲁卡亚在Inc.杂志采访中这样说道。

由于出生在农场,乌鲁卡亚推己及人,非常关照普通劳动员工。

2016年,乌鲁卡亚宣布给公司2000名员工分发10%的公司股权,这也是他从2008年就在考虑的事。

乌鲁卡亚认为股权员工制是公司做的最聪明、最具有战术的一件事。公司会成长更快,公司员工会更有激情,员工幸福度指数也会更高。

2017年,乌鲁卡亚宣布Chobani公司执行六周育儿假的规定。

乌鲁卡亚认为,如果他是第一次当爸爸,让他第二天回去上班,他的心也不会放在工作上。他希望员工有时间来享受当新爸爸新妈妈的喜悦。

酸奶成就“美国梦”:

如果有天这种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

作为一位最开始怀揣“美国梦”的外来移民,乌鲁卡亚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异国他乡经营着一个超过2000人的公司,有一天他会被称为领导者。

看到顾客们在喝过Chobani后脸上的幸福感,就仿佛一直在努力的目标得以实现实现。

乌鲁卡亚说:“成功的故事依旧在这个国家上演。 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人都可以说,‘你知道吗?我成功地开了一家酸奶工厂,而且越开越大!’如果有一天这样的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。”

文章编译自:How Chobani’s Hamdi Ulukaya Is Winning America’s Culture War

作者:Rob Brunner

https://www.fastcompany.com/3068681/how-chobani-founder-hamdi-ulukaya-is-winning-americas-culture-war

-END-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美国最火酸奶,创始人竟是土耳其穷学生?

1994年,Hamdi Ulukaya(乌鲁卡亚)第一次踏上美国,他口袋里只有3000美元。 他来自土耳其,希望能够好好学习英语并在这个国家找到属于自己的路。

现如今,乌鲁卡亚身价超过十亿美元。

2007年由乌鲁卡亚创立的希腊酸奶品牌 Chobani,年销售额达到15亿美元,而乌鲁卡亚本人拥有公司大部分的股权。

Chobani一上市便在美国掀起一股希腊酸奶热,创建不到10年,一举超越老牌食品大亨达能和通用磨坊,成为全美市场份额最高的酸奶品牌。乌鲁卡亚将产品做到极致成功又一直保持余热不减,使得Chobani稳步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。

今天就和硅兔君一起来看看,这个土耳其留学生是如何凭借一杯酸奶变成亿万富翁的。

出身土耳其小农场:

不得已选择了背井离乡

乌鲁卡亚生于土耳其东部的一个小村子,和牧羊人一起长大,是纯正的游牧民族。 小时候他会带着成群的绵羊、山羊和奶牛到山上去,也会在家制作酸奶和奶酪。

他说,在这样的环境里,从小到大基本上什么都不需要担心。 金钱对那里的人们完全不重要,因为在山上,你用钱也买不到任何东西。

如果一只狼袭击了你的牧群,让你失去了所有羊,那么第二天村里每家每户都会牵一只羊到你家来,这样你的羊就都回来了。 乌鲁卡亚坦言:“我没有一天不怀念我的童年。”

乌鲁卡亚本来在土耳其安卡拉大学读政治,按理说,毕业后他理应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,可惜他不仅每当老师,还中途辍学,连大学都没毕业。

“我是一个库尔德激进分子,总惹政府的麻烦”(库尔德斯坦横跨土耳其、伊拉克、伊朗、叙利亚山区,因争取独立主权而被四国政府打压)。

对家乡失去信心的他决定搬到国外生活,其实他的第一选择本来是欧洲,却阴差阳错拿到了美国的大学Offer和签证。

就这样,1994年乌鲁卡亚带着一个小包和口袋里的3000美元踏上了美国。

贷款买下卡夫不要的酸奶工厂:

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

2005年,乌鲁卡亚在报纸上看到卡夫的一个当地酸奶工厂的出售广告,要价70万美元。 “我直接把报纸扔进了垃圾桶。但不到半个小时,我又把它刨出来,然后打电话律师。

律师告诉我:卡夫在找一个白痴来当接盘侠。 这个工厂可能有许多的环保不过关问题,不然他们也不会想要卖掉它。 如果他们认为酸奶是有前景的行业,他们就不会退出。

但是那天晚上乌鲁卡亚辗转反侧后,决定贷款买下工厂: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”。

2005年8月17日,乌鲁卡亚拿到了这家工厂的钥匙。

希腊酸奶的井喷式崛起:

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

乌鲁卡亚从小就爱喝酸奶,母亲用自家农场原料做成的酸奶,质地浓稠,这种味道充斥着他整个童年。

在美国生活多年,乌鲁卡亚一直苦恼美国人喝的酸奶又稀又甜,他想到家乡的酸奶品质那么好,蛋白质高,且含糖量低。

在美国缺乏创新而且显得沉闷的的酸奶市场,乌鲁卡亚想如果能做得更好,从产品品质上与竞争品区分开来,击中美国市场用户的痛点,那么这将会颠覆整个酸奶制品行业。

Chobani这个名字来自于土耳其语里的“牧羊人”。

2005年,希腊酸奶在美国市场的份额连百分之一都不到,而今天这个数字超过50%。

进入美国市场50多年,酸奶一直随着消费者口味的变化而变化:色素、加糖、稀化、与水果、加蜂蜜、加糖果等等。 但是很少有产品能像希腊酸奶那样井喷式增长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数据显示,2005年希腊酸奶的年销售额仅为6000万美元,但五年后,希腊酸奶就占到了美国每年68亿美元酸奶销售额的四分之一。

希腊酸奶的吸引力是相当明显的:既美味,又能填饱肚子,还不会太油腻。 不像美国传统的酸奶那么稀,香精奶精味也没有那种重。

希腊酸奶在美国的崛起反映了2000年左右美国烹饪意识的大转变:人们开始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。

据瑞银的报告显示,希腊酸奶的销量飙升,主要在于那些高收入的、受过高等教育的消费者(尤其是女性)愿意多花那么几美元去享受更加健康的食物。

从2007到2012的五年时间,Chobani的销售额从0增长到了10亿美元。

在创造Chobani的路上多亏了乌鲁卡亚坚定的信念,乌鲁卡亚和六名员工花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来研究Chobani的成分。

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希腊酸奶向来以稠度闻名,Chobani经过反复试验,终于掌握希腊酸奶合适的浓缩工艺比例和正确的配方,如何在保持原有口感和质感的同时,进一步提升蛋白质含量。

由此,天然美味,无添加剂的Chobani酸奶诞生了,如何获得大众的关注成为下一个难题。

如何把Chobani搬上货架?

只攻主流超市

按照传统商业惯例,进入超市的商品都会被收取“进场费”,而当时负债累累的乌鲁卡亚已不可能支付,可是如果不进入百货店或超市,又打不开销路,这在当时成为了一个大难题。

乌鲁卡亚一家一家地跑到杂货店洽谈,但屡遭拒绝。

在Chobani的员工几乎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,事情终于迎来转机:美国连锁超市Shoprite同意免费上架,前提是Chobani必须免费供货。

虽然分销渠道有限,但Ulukaya坚持选择主流的超市而不是专营店售卖,这是他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,也是公司成长得如此迅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因为酸奶是易腐产品,不会有太多的存货。超市在收货后会立即付款,而供应商有一到两个月账期。这对当时作为初创阶段的Chobani的资金链周转有非常大的帮助。

因为很多美国人在Chobani推出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希腊酸奶,酸奶的分销渠道又有限,在整个低迷的酸奶市场一直处于小众化。

让每个美国人都知道Chobani:

口碑营销+社交网络

而乌鲁卡亚又希望每个人都能买到Chobani酸奶。如何做好Chobani产品营销成为重中之重。

一开始他就采用最传统最省钱的方式——口碑宣传。

Chobani把宣传卡车开到各种节日庆典吸引消费者。不管是圣诞节,还是儿童网球俱乐部,或者某地举办的马拉松活动,Chobani都会出现,乌鲁卡亚认为这些场合需要酸奶。

后来随着社交媒体的普及,乌鲁卡亚又抓住了一个高效省钱的营销方式:依靠Facebook、Twitter等社交媒体直接与消费者沟通。

而且Chobani的广告团队智商一直在线,总能把Chobani那种“我不仅仅是一盒简简单单的酸奶,我还是一种返璞归真的生活理念”的精神通过各种形式传达出来。

Chobani在Facebook上发布包含产品推广、公司文化、顾客疑问以及包含Chobani产品的食谱等一系列内容。

Chobani产品的透明度令人称道,与此同时,他们也积极地倾听来自消费者的声音。为此Chobani特地设立了一个5人团队,专门负责社交媒体。

就这样,在本来低迷的酸奶市场,Chobani的出现似乎点醒了喝了几十年“假酸奶”的美国人。自Chobani酸奶产品上架以来,消费者疯狂购买,引发了席卷美国的希腊酸奶狂潮。

Chobani很快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,在整个非冷冻酸奶行业中占有10%的市场份额,并且Chobani在希腊酸奶品牌中占据了主导地位,占据了大约50%的市场份额。

进入寻常百姓家的Chobani也成为了2016年里约世界杯美国代表队的官方合作伙伴。

2014年,这位白手起家的移民富豪,赢得了巨大的社会声望和地位。乌鲁卡亚被白宫邀请,成为奥巴马授予的11位创业特使之一。

想成为真正受欢迎的公司:

请抛弃“廉价劳动力”这个概念

乌鲁卡亚作为乳制品行业的颠覆者,在此过程中,他还建立了一个开明的公司。

“如果你想建立一个真正受欢迎的公司,你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抛弃‘廉价劳动力’这个概念”。

在今天的Chobani,30%的员工是移民或难民。Chobani的工厂每天有20多种不同语言的交流。

“这与政治无关,也不是我在做难民救援工作,这只是我们招聘的立场。难民们渴望为他们的社区提供服务。我总是说,他们得到这份工作,他们就不再是难民了。”乌鲁卡亚在Inc.杂志采访中这样说道。

由于出生在农场,乌鲁卡亚推己及人,非常关照普通劳动员工。

2016年,乌鲁卡亚宣布给公司2000名员工分发10%的公司股权,这也是他从2008年就在考虑的事。

乌鲁卡亚认为股权员工制是公司做的最聪明、最具有战术的一件事。公司会成长更快,公司员工会更有激情,员工幸福度指数也会更高。

2017年,乌鲁卡亚宣布Chobani公司执行六周育儿假的规定。

乌鲁卡亚认为,如果他是第一次当爸爸,让他第二天回去上班,他的心也不会放在工作上。他希望员工有时间来享受当新爸爸新妈妈的喜悦。

酸奶成就“美国梦”:

如果有天这种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

作为一位最开始怀揣“美国梦”的外来移民,乌鲁卡亚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异国他乡经营着一个超过2000人的公司,有一天他会被称为领导者。

看到顾客们在喝过Chobani后脸上的幸福感,就仿佛一直在努力的目标得以实现实现。

乌鲁卡亚说:“成功的故事依旧在这个国家上演。 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人都可以说,‘你知道吗?我成功地开了一家酸奶工厂,而且越开越大!’如果有一天这样的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。”

文章编译自:How Chobani’s Hamdi Ulukaya Is Winning America’s Culture War

作者:Rob Brunner

https://www.fastcompany.com/3068681/how-chobani-founder-hamdi-ulukaya-is-winning-americas-culture-war

-END-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美国最火酸奶,创始人竟是土耳其穷学生?

1994年,Hamdi Ulukaya(乌鲁卡亚)第一次踏上美国,他口袋里只有3000美元。 他来自土耳其,希望能够好好学习英语并在这个国家找到属于自己的路。

现如今,乌鲁卡亚身价超过十亿美元。

2007年由乌鲁卡亚创立的希腊酸奶品牌 Chobani,年销售额达到15亿美元,而乌鲁卡亚本人拥有公司大部分的股权。

Chobani一上市便在美国掀起一股希腊酸奶热,创建不到10年,一举超越老牌食品大亨达能和通用磨坊,成为全美市场份额最高的酸奶品牌。乌鲁卡亚将产品做到极致成功又一直保持余热不减,使得Chobani稳步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。

今天就和硅兔君一起来看看,这个土耳其留学生是如何凭借一杯酸奶变成亿万富翁的。

出身土耳其小农场:

不得已选择了背井离乡

乌鲁卡亚生于土耳其东部的一个小村子,和牧羊人一起长大,是纯正的游牧民族。 小时候他会带着成群的绵羊、山羊和奶牛到山上去,也会在家制作酸奶和奶酪。

他说,在这样的环境里,从小到大基本上什么都不需要担心。 金钱对那里的人们完全不重要,因为在山上,你用钱也买不到任何东西。

如果一只狼袭击了你的牧群,让你失去了所有羊,那么第二天村里每家每户都会牵一只羊到你家来,这样你的羊就都回来了。 乌鲁卡亚坦言:“我没有一天不怀念我的童年。”

乌鲁卡亚本来在土耳其安卡拉大学读政治,按理说,毕业后他理应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,可惜他不仅每当老师,还中途辍学,连大学都没毕业。

“我是一个库尔德激进分子,总惹政府的麻烦”(库尔德斯坦横跨土耳其、伊拉克、伊朗、叙利亚山区,因争取独立主权而被四国政府打压)。

对家乡失去信心的他决定搬到国外生活,其实他的第一选择本来是欧洲,却阴差阳错拿到了美国的大学Offer和签证。

就这样,1994年乌鲁卡亚带着一个小包和口袋里的3000美元踏上了美国。

贷款买下卡夫不要的酸奶工厂:

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

2005年,乌鲁卡亚在报纸上看到卡夫的一个当地酸奶工厂的出售广告,要价70万美元。 “我直接把报纸扔进了垃圾桶。但不到半个小时,我又把它刨出来,然后打电话律师。

律师告诉我:卡夫在找一个白痴来当接盘侠。 这个工厂可能有许多的环保不过关问题,不然他们也不会想要卖掉它。 如果他们认为酸奶是有前景的行业,他们就不会退出。

但是那天晚上乌鲁卡亚辗转反侧后,决定贷款买下工厂: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”。

2005年8月17日,乌鲁卡亚拿到了这家工厂的钥匙。

希腊酸奶的井喷式崛起:

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

乌鲁卡亚从小就爱喝酸奶,母亲用自家农场原料做成的酸奶,质地浓稠,这种味道充斥着他整个童年。

在美国生活多年,乌鲁卡亚一直苦恼美国人喝的酸奶又稀又甜,他想到家乡的酸奶品质那么好,蛋白质高,且含糖量低。

在美国缺乏创新而且显得沉闷的的酸奶市场,乌鲁卡亚想如果能做得更好,从产品品质上与竞争品区分开来,击中美国市场用户的痛点,那么这将会颠覆整个酸奶制品行业。

Chobani这个名字来自于土耳其语里的“牧羊人”。

2005年,希腊酸奶在美国市场的份额连百分之一都不到,而今天这个数字超过50%。

进入美国市场50多年,酸奶一直随着消费者口味的变化而变化:色素、加糖、稀化、与水果、加蜂蜜、加糖果等等。 但是很少有产品能像希腊酸奶那样井喷式增长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数据显示,2005年希腊酸奶的年销售额仅为6000万美元,但五年后,希腊酸奶就占到了美国每年68亿美元酸奶销售额的四分之一。

希腊酸奶的吸引力是相当明显的:既美味,又能填饱肚子,还不会太油腻。 不像美国传统的酸奶那么稀,香精奶精味也没有那种重。

希腊酸奶在美国的崛起反映了2000年左右美国烹饪意识的大转变:人们开始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。

据瑞银的报告显示,希腊酸奶的销量飙升,主要在于那些高收入的、受过高等教育的消费者(尤其是女性)愿意多花那么几美元去享受更加健康的食物。

从2007到2012的五年时间,Chobani的销售额从0增长到了10亿美元。

在创造Chobani的路上多亏了乌鲁卡亚坚定的信念,乌鲁卡亚和六名员工花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来研究Chobani的成分。

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希腊酸奶向来以稠度闻名,Chobani经过反复试验,终于掌握希腊酸奶合适的浓缩工艺比例和正确的配方,如何在保持原有口感和质感的同时,进一步提升蛋白质含量。

由此,天然美味,无添加剂的Chobani酸奶诞生了,如何获得大众的关注成为下一个难题。

如何把Chobani搬上货架?

只攻主流超市

按照传统商业惯例,进入超市的商品都会被收取“进场费”,而当时负债累累的乌鲁卡亚已不可能支付,可是如果不进入百货店或超市,又打不开销路,这在当时成为了一个大难题。

乌鲁卡亚一家一家地跑到杂货店洽谈,但屡遭拒绝。

在Chobani的员工几乎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,事情终于迎来转机:美国连锁超市Shoprite同意免费上架,前提是Chobani必须免费供货。

虽然分销渠道有限,但Ulukaya坚持选择主流的超市而不是专营店售卖,这是他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,也是公司成长得如此迅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因为酸奶是易腐产品,不会有太多的存货。超市在收货后会立即付款,而供应商有一到两个月账期。这对当时作为初创阶段的Chobani的资金链周转有非常大的帮助。

因为很多美国人在Chobani推出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希腊酸奶,酸奶的分销渠道又有限,在整个低迷的酸奶市场一直处于小众化。

让每个美国人都知道Chobani:

口碑营销+社交网络

而乌鲁卡亚又希望每个人都能买到Chobani酸奶。如何做好Chobani产品营销成为重中之重。

一开始他就采用最传统最省钱的方式——口碑宣传。

Chobani把宣传卡车开到各种节日庆典吸引消费者。不管是圣诞节,还是儿童网球俱乐部,或者某地举办的马拉松活动,Chobani都会出现,乌鲁卡亚认为这些场合需要酸奶。

后来随着社交媒体的普及,乌鲁卡亚又抓住了一个高效省钱的营销方式:依靠Facebook、Twitter等社交媒体直接与消费者沟通。

而且Chobani的广告团队智商一直在线,总能把Chobani那种“我不仅仅是一盒简简单单的酸奶,我还是一种返璞归真的生活理念”的精神通过各种形式传达出来。

Chobani在Facebook上发布包含产品推广、公司文化、顾客疑问以及包含Chobani产品的食谱等一系列内容。

Chobani产品的透明度令人称道,与此同时,他们也积极地倾听来自消费者的声音。为此Chobani特地设立了一个5人团队,专门负责社交媒体。

就这样,在本来低迷的酸奶市场,Chobani的出现似乎点醒了喝了几十年“假酸奶”的美国人。自Chobani酸奶产品上架以来,消费者疯狂购买,引发了席卷美国的希腊酸奶狂潮。

Chobani很快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,在整个非冷冻酸奶行业中占有10%的市场份额,并且Chobani在希腊酸奶品牌中占据了主导地位,占据了大约50%的市场份额。

进入寻常百姓家的Chobani也成为了2016年里约世界杯美国代表队的官方合作伙伴。

2014年,这位白手起家的移民富豪,赢得了巨大的社会声望和地位。乌鲁卡亚被白宫邀请,成为奥巴马授予的11位创业特使之一。

想成为真正受欢迎的公司:

请抛弃“廉价劳动力”这个概念

乌鲁卡亚作为乳制品行业的颠覆者,在此过程中,他还建立了一个开明的公司。

“如果你想建立一个真正受欢迎的公司,你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抛弃‘廉价劳动力’这个概念”。

在今天的Chobani,30%的员工是移民或难民。Chobani的工厂每天有20多种不同语言的交流。

“这与政治无关,也不是我在做难民救援工作,这只是我们招聘的立场。难民们渴望为他们的社区提供服务。我总是说,他们得到这份工作,他们就不再是难民了。”乌鲁卡亚在Inc.杂志采访中这样说道。

由于出生在农场,乌鲁卡亚推己及人,非常关照普通劳动员工。

2016年,乌鲁卡亚宣布给公司2000名员工分发10%的公司股权,这也是他从2008年就在考虑的事。

乌鲁卡亚认为股权员工制是公司做的最聪明、最具有战术的一件事。公司会成长更快,公司员工会更有激情,员工幸福度指数也会更高。

2017年,乌鲁卡亚宣布Chobani公司执行六周育儿假的规定。

乌鲁卡亚认为,如果他是第一次当爸爸,让他第二天回去上班,他的心也不会放在工作上。他希望员工有时间来享受当新爸爸新妈妈的喜悦。

酸奶成就“美国梦”:

如果有天这种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

作为一位最开始怀揣“美国梦”的外来移民,乌鲁卡亚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异国他乡经营着一个超过2000人的公司,有一天他会被称为领导者。

看到顾客们在喝过Chobani后脸上的幸福感,就仿佛一直在努力的目标得以实现实现。

乌鲁卡亚说:“成功的故事依旧在这个国家上演。 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人都可以说,‘你知道吗?我成功地开了一家酸奶工厂,而且越开越大!’如果有一天这样的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。”

文章编译自:How Chobani’s Hamdi Ulukaya Is Winning America’s Culture War

作者:Rob Brunner

https://www.fastcompany.com/3068681/how-chobani-founder-hamdi-ulukaya-is-winning-americas-culture-war

-END-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美国最火酸奶,创始人竟是土耳其穷学生?

1994年,Hamdi Ulukaya(乌鲁卡亚)第一次踏上美国,他口袋里只有3000美元。 他来自土耳其,希望能够好好学习英语并在这个国家找到属于自己的路。

现如今,乌鲁卡亚身价超过十亿美元。

2007年由乌鲁卡亚创立的希腊酸奶品牌 Chobani,年销售额达到15亿美元,而乌鲁卡亚本人拥有公司大部分的股权。

Chobani一上市便在美国掀起一股希腊酸奶热,创建不到10年,一举超越老牌食品大亨达能和通用磨坊,成为全美市场份额最高的酸奶品牌。乌鲁卡亚将产品做到极致成功又一直保持余热不减,使得Chobani稳步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。

今天就和硅兔君一起来看看,这个土耳其留学生是如何凭借一杯酸奶变成亿万富翁的。

出身土耳其小农场:

不得已选择了背井离乡

乌鲁卡亚生于土耳其东部的一个小村子,和牧羊人一起长大,是纯正的游牧民族。 小时候他会带着成群的绵羊、山羊和奶牛到山上去,也会在家制作酸奶和奶酪。

他说,在这样的环境里,从小到大基本上什么都不需要担心。 金钱对那里的人们完全不重要,因为在山上,你用钱也买不到任何东西。

如果一只狼袭击了你的牧群,让你失去了所有羊,那么第二天村里每家每户都会牵一只羊到你家来,这样你的羊就都回来了。 乌鲁卡亚坦言:“我没有一天不怀念我的童年。”

乌鲁卡亚本来在土耳其安卡拉大学读政治,按理说,毕业后他理应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,可惜他不仅每当老师,还中途辍学,连大学都没毕业。

“我是一个库尔德激进分子,总惹政府的麻烦”(库尔德斯坦横跨土耳其、伊拉克、伊朗、叙利亚山区,因争取独立主权而被四国政府打压)。

对家乡失去信心的他决定搬到国外生活,其实他的第一选择本来是欧洲,却阴差阳错拿到了美国的大学Offer和签证。

就这样,1994年乌鲁卡亚带着一个小包和口袋里的3000美元踏上了美国。

贷款买下卡夫不要的酸奶工厂:

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

2005年,乌鲁卡亚在报纸上看到卡夫的一个当地酸奶工厂的出售广告,要价70万美元。 “我直接把报纸扔进了垃圾桶。但不到半个小时,我又把它刨出来,然后打电话律师。

律师告诉我:卡夫在找一个白痴来当接盘侠。 这个工厂可能有许多的环保不过关问题,不然他们也不会想要卖掉它。 如果他们认为酸奶是有前景的行业,他们就不会退出。

但是那天晚上乌鲁卡亚辗转反侧后,决定贷款买下工厂: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”。

2005年8月17日,乌鲁卡亚拿到了这家工厂的钥匙。

希腊酸奶的井喷式崛起:

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

乌鲁卡亚从小就爱喝酸奶,母亲用自家农场原料做成的酸奶,质地浓稠,这种味道充斥着他整个童年。

在美国生活多年,乌鲁卡亚一直苦恼美国人喝的酸奶又稀又甜,他想到家乡的酸奶品质那么好,蛋白质高,且含糖量低。

在美国缺乏创新而且显得沉闷的的酸奶市场,乌鲁卡亚想如果能做得更好,从产品品质上与竞争品区分开来,击中美国市场用户的痛点,那么这将会颠覆整个酸奶制品行业。

Chobani这个名字来自于土耳其语里的“牧羊人”。

2005年,希腊酸奶在美国市场的份额连百分之一都不到,而今天这个数字超过50%。

进入美国市场50多年,酸奶一直随着消费者口味的变化而变化:色素、加糖、稀化、与水果、加蜂蜜、加糖果等等。 但是很少有产品能像希腊酸奶那样井喷式增长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数据显示,2005年希腊酸奶的年销售额仅为6000万美元,但五年后,希腊酸奶就占到了美国每年68亿美元酸奶销售额的四分之一。

希腊酸奶的吸引力是相当明显的:既美味,又能填饱肚子,还不会太油腻。 不像美国传统的酸奶那么稀,香精奶精味也没有那种重。

希腊酸奶在美国的崛起反映了2000年左右美国烹饪意识的大转变:人们开始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。

据瑞银的报告显示,希腊酸奶的销量飙升,主要在于那些高收入的、受过高等教育的消费者(尤其是女性)愿意多花那么几美元去享受更加健康的食物。

从2007到2012的五年时间,Chobani的销售额从0增长到了10亿美元。

在创造Chobani的路上多亏了乌鲁卡亚坚定的信念,乌鲁卡亚和六名员工花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来研究Chobani的成分。

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希腊酸奶向来以稠度闻名,Chobani经过反复试验,终于掌握希腊酸奶合适的浓缩工艺比例和正确的配方,如何在保持原有口感和质感的同时,进一步提升蛋白质含量。

由此,天然美味,无添加剂的Chobani酸奶诞生了,如何获得大众的关注成为下一个难题。

如何把Chobani搬上货架?

只攻主流超市

按照传统商业惯例,进入超市的商品都会被收取“进场费”,而当时负债累累的乌鲁卡亚已不可能支付,可是如果不进入百货店或超市,又打不开销路,这在当时成为了一个大难题。

乌鲁卡亚一家一家地跑到杂货店洽谈,但屡遭拒绝。

在Chobani的员工几乎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,事情终于迎来转机:美国连锁超市Shoprite同意免费上架,前提是Chobani必须免费供货。

虽然分销渠道有限,但Ulukaya坚持选择主流的超市而不是专营店售卖,这是他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,也是公司成长得如此迅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因为酸奶是易腐产品,不会有太多的存货。超市在收货后会立即付款,而供应商有一到两个月账期。这对当时作为初创阶段的Chobani的资金链周转有非常大的帮助。

因为很多美国人在Chobani推出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希腊酸奶,酸奶的分销渠道又有限,在整个低迷的酸奶市场一直处于小众化。

让每个美国人都知道Chobani:

口碑营销+社交网络

而乌鲁卡亚又希望每个人都能买到Chobani酸奶。如何做好Chobani产品营销成为重中之重。

一开始他就采用最传统最省钱的方式——口碑宣传。

Chobani把宣传卡车开到各种节日庆典吸引消费者。不管是圣诞节,还是儿童网球俱乐部,或者某地举办的马拉松活动,Chobani都会出现,乌鲁卡亚认为这些场合需要酸奶。

后来随着社交媒体的普及,乌鲁卡亚又抓住了一个高效省钱的营销方式:依靠Facebook、Twitter等社交媒体直接与消费者沟通。

而且Chobani的广告团队智商一直在线,总能把Chobani那种“我不仅仅是一盒简简单单的酸奶,我还是一种返璞归真的生活理念”的精神通过各种形式传达出来。

Chobani在Facebook上发布包含产品推广、公司文化、顾客疑问以及包含Chobani产品的食谱等一系列内容。

Chobani产品的透明度令人称道,与此同时,他们也积极地倾听来自消费者的声音。为此Chobani特地设立了一个5人团队,专门负责社交媒体。

就这样,在本来低迷的酸奶市场,Chobani的出现似乎点醒了喝了几十年“假酸奶”的美国人。自Chobani酸奶产品上架以来,消费者疯狂购买,引发了席卷美国的希腊酸奶狂潮。

Chobani很快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,在整个非冷冻酸奶行业中占有10%的市场份额,并且Chobani在希腊酸奶品牌中占据了主导地位,占据了大约50%的市场份额。

进入寻常百姓家的Chobani也成为了2016年里约世界杯美国代表队的官方合作伙伴。

2014年,这位白手起家的移民富豪,赢得了巨大的社会声望和地位。乌鲁卡亚被白宫邀请,成为奥巴马授予的11位创业特使之一。

想成为真正受欢迎的公司:

请抛弃“廉价劳动力”这个概念

乌鲁卡亚作为乳制品行业的颠覆者,在此过程中,他还建立了一个开明的公司。

“如果你想建立一个真正受欢迎的公司,你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抛弃‘廉价劳动力’这个概念”。

在今天的Chobani,30%的员工是移民或难民。Chobani的工厂每天有20多种不同语言的交流。

“这与政治无关,也不是我在做难民救援工作,这只是我们招聘的立场。难民们渴望为他们的社区提供服务。我总是说,他们得到这份工作,他们就不再是难民了。”乌鲁卡亚在Inc.杂志采访中这样说道。

由于出生在农场,乌鲁卡亚推己及人,非常关照普通劳动员工。

2016年,乌鲁卡亚宣布给公司2000名员工分发10%的公司股权,这也是他从2008年就在考虑的事。

乌鲁卡亚认为股权员工制是公司做的最聪明、最具有战术的一件事。公司会成长更快,公司员工会更有激情,员工幸福度指数也会更高。

2017年,乌鲁卡亚宣布Chobani公司执行六周育儿假的规定。

乌鲁卡亚认为,如果他是第一次当爸爸,让他第二天回去上班,他的心也不会放在工作上。他希望员工有时间来享受当新爸爸新妈妈的喜悦。

酸奶成就“美国梦”:

如果有天这种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

作为一位最开始怀揣“美国梦”的外来移民,乌鲁卡亚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异国他乡经营着一个超过2000人的公司,有一天他会被称为领导者。

看到顾客们在喝过Chobani后脸上的幸福感,就仿佛一直在努力的目标得以实现实现。

乌鲁卡亚说:“成功的故事依旧在这个国家上演。 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人都可以说,‘你知道吗?我成功地开了一家酸奶工厂,而且越开越大!’如果有一天这样的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。”

文章编译自:How Chobani’s Hamdi Ulukaya Is Winning America’s Culture War

作者:Rob Brunner

https://www.fastcompany.com/3068681/how-chobani-founder-hamdi-ulukaya-is-winning-americas-culture-war

-END-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美国最火酸奶,创始人竟是土耳其穷学生?

1994年,Hamdi Ulukaya(乌鲁卡亚)第一次踏上美国,他口袋里只有3000美元。 他来自土耳其,希望能够好好学习英语并在这个国家找到属于自己的路。

现如今,乌鲁卡亚身价超过十亿美元。

2007年由乌鲁卡亚创立的希腊酸奶品牌 Chobani,年销售额达到15亿美元,而乌鲁卡亚本人拥有公司大部分的股权。

Chobani一上市便在美国掀起一股希腊酸奶热,创建不到10年,一举超越老牌食品大亨达能和通用磨坊,成为全美市场份额最高的酸奶品牌。乌鲁卡亚将产品做到极致成功又一直保持余热不减,使得Chobani稳步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。

今天就和硅兔君一起来看看,这个土耳其留学生是如何凭借一杯酸奶变成亿万富翁的。

出身土耳其小农场:

不得已选择了背井离乡

乌鲁卡亚生于土耳其东部的一个小村子,和牧羊人一起长大,是纯正的游牧民族。 小时候他会带着成群的绵羊、山羊和奶牛到山上去,也会在家制作酸奶和奶酪。

他说,在这样的环境里,从小到大基本上什么都不需要担心。 金钱对那里的人们完全不重要,因为在山上,你用钱也买不到任何东西。

如果一只狼袭击了你的牧群,让你失去了所有羊,那么第二天村里每家每户都会牵一只羊到你家来,这样你的羊就都回来了。 乌鲁卡亚坦言:“我没有一天不怀念我的童年。”

乌鲁卡亚本来在土耳其安卡拉大学读政治,按理说,毕业后他理应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,可惜他不仅每当老师,还中途辍学,连大学都没毕业。

“我是一个库尔德激进分子,总惹政府的麻烦”(库尔德斯坦横跨土耳其、伊拉克、伊朗、叙利亚山区,因争取独立主权而被四国政府打压)。

对家乡失去信心的他决定搬到国外生活,其实他的第一选择本来是欧洲,却阴差阳错拿到了美国的大学Offer和签证。

就这样,1994年乌鲁卡亚带着一个小包和口袋里的3000美元踏上了美国。

贷款买下卡夫不要的酸奶工厂:

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

2005年,乌鲁卡亚在报纸上看到卡夫的一个当地酸奶工厂的出售广告,要价70万美元。 “我直接把报纸扔进了垃圾桶。但不到半个小时,我又把它刨出来,然后打电话律师。

律师告诉我:卡夫在找一个白痴来当接盘侠。 这个工厂可能有许多的环保不过关问题,不然他们也不会想要卖掉它。 如果他们认为酸奶是有前景的行业,他们就不会退出。

但是那天晚上乌鲁卡亚辗转反侧后,决定贷款买下工厂: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”。

2005年8月17日,乌鲁卡亚拿到了这家工厂的钥匙。

希腊酸奶的井喷式崛起:

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

乌鲁卡亚从小就爱喝酸奶,母亲用自家农场原料做成的酸奶,质地浓稠,这种味道充斥着他整个童年。

在美国生活多年,乌鲁卡亚一直苦恼美国人喝的酸奶又稀又甜,他想到家乡的酸奶品质那么好,蛋白质高,且含糖量低。

在美国缺乏创新而且显得沉闷的的酸奶市场,乌鲁卡亚想如果能做得更好,从产品品质上与竞争品区分开来,击中美国市场用户的痛点,那么这将会颠覆整个酸奶制品行业。

Chobani这个名字来自于土耳其语里的“牧羊人”。

2005年,希腊酸奶在美国市场的份额连百分之一都不到,而今天这个数字超过50%。

进入美国市场50多年,酸奶一直随着消费者口味的变化而变化:色素、加糖、稀化、与水果、加蜂蜜、加糖果等等。 但是很少有产品能像希腊酸奶那样井喷式增长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数据显示,2005年希腊酸奶的年销售额仅为6000万美元,但五年后,希腊酸奶就占到了美国每年68亿美元酸奶销售额的四分之一。

希腊酸奶的吸引力是相当明显的:既美味,又能填饱肚子,还不会太油腻。 不像美国传统的酸奶那么稀,香精奶精味也没有那种重。

希腊酸奶在美国的崛起反映了2000年左右美国烹饪意识的大转变:人们开始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。

据瑞银的报告显示,希腊酸奶的销量飙升,主要在于那些高收入的、受过高等教育的消费者(尤其是女性)愿意多花那么几美元去享受更加健康的食物。

从2007到2012的五年时间,Chobani的销售额从0增长到了10亿美元。

在创造Chobani的路上多亏了乌鲁卡亚坚定的信念,乌鲁卡亚和六名员工花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来研究Chobani的成分。

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希腊酸奶向来以稠度闻名,Chobani经过反复试验,终于掌握希腊酸奶合适的浓缩工艺比例和正确的配方,如何在保持原有口感和质感的同时,进一步提升蛋白质含量。

由此,天然美味,无添加剂的Chobani酸奶诞生了,如何获得大众的关注成为下一个难题。

如何把Chobani搬上货架?

只攻主流超市

按照传统商业惯例,进入超市的商品都会被收取“进场费”,而当时负债累累的乌鲁卡亚已不可能支付,可是如果不进入百货店或超市,又打不开销路,这在当时成为了一个大难题。

乌鲁卡亚一家一家地跑到杂货店洽谈,但屡遭拒绝。

在Chobani的员工几乎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,事情终于迎来转机:美国连锁超市Shoprite同意免费上架,前提是Chobani必须免费供货。

虽然分销渠道有限,但Ulukaya坚持选择主流的超市而不是专营店售卖,这是他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,也是公司成长得如此迅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因为酸奶是易腐产品,不会有太多的存货。超市在收货后会立即付款,而供应商有一到两个月账期。这对当时作为初创阶段的Chobani的资金链周转有非常大的帮助。

因为很多美国人在Chobani推出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希腊酸奶,酸奶的分销渠道又有限,在整个低迷的酸奶市场一直处于小众化。

让每个美国人都知道Chobani:

口碑营销+社交网络

而乌鲁卡亚又希望每个人都能买到Chobani酸奶。如何做好Chobani产品营销成为重中之重。

一开始他就采用最传统最省钱的方式——口碑宣传。

Chobani把宣传卡车开到各种节日庆典吸引消费者。不管是圣诞节,还是儿童网球俱乐部,或者某地举办的马拉松活动,Chobani都会出现,乌鲁卡亚认为这些场合需要酸奶。

后来随着社交媒体的普及,乌鲁卡亚又抓住了一个高效省钱的营销方式:依靠Facebook、Twitter等社交媒体直接与消费者沟通。

而且Chobani的广告团队智商一直在线,总能把Chobani那种“我不仅仅是一盒简简单单的酸奶,我还是一种返璞归真的生活理念”的精神通过各种形式传达出来。

Chobani在Facebook上发布包含产品推广、公司文化、顾客疑问以及包含Chobani产品的食谱等一系列内容。

Chobani产品的透明度令人称道,与此同时,他们也积极地倾听来自消费者的声音。为此Chobani特地设立了一个5人团队,专门负责社交媒体。

就这样,在本来低迷的酸奶市场,Chobani的出现似乎点醒了喝了几十年“假酸奶”的美国人。自Chobani酸奶产品上架以来,消费者疯狂购买,引发了席卷美国的希腊酸奶狂潮。

Chobani很快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,在整个非冷冻酸奶行业中占有10%的市场份额,并且Chobani在希腊酸奶品牌中占据了主导地位,占据了大约50%的市场份额。

进入寻常百姓家的Chobani也成为了2016年里约世界杯美国代表队的官方合作伙伴。

2014年,这位白手起家的移民富豪,赢得了巨大的社会声望和地位。乌鲁卡亚被白宫邀请,成为奥巴马授予的11位创业特使之一。

想成为真正受欢迎的公司:

请抛弃“廉价劳动力”这个概念

乌鲁卡亚作为乳制品行业的颠覆者,在此过程中,他还建立了一个开明的公司。

“如果你想建立一个真正受欢迎的公司,你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抛弃‘廉价劳动力’这个概念”。

在今天的Chobani,30%的员工是移民或难民。Chobani的工厂每天有20多种不同语言的交流。

“这与政治无关,也不是我在做难民救援工作,这只是我们招聘的立场。难民们渴望为他们的社区提供服务。我总是说,他们得到这份工作,他们就不再是难民了。”乌鲁卡亚在Inc.杂志采访中这样说道。

由于出生在农场,乌鲁卡亚推己及人,非常关照普通劳动员工。

2016年,乌鲁卡亚宣布给公司2000名员工分发10%的公司股权,这也是他从2008年就在考虑的事。

乌鲁卡亚认为股权员工制是公司做的最聪明、最具有战术的一件事。公司会成长更快,公司员工会更有激情,员工幸福度指数也会更高。

2017年,乌鲁卡亚宣布Chobani公司执行六周育儿假的规定。

乌鲁卡亚认为,如果他是第一次当爸爸,让他第二天回去上班,他的心也不会放在工作上。他希望员工有时间来享受当新爸爸新妈妈的喜悦。

酸奶成就“美国梦”:

如果有天这种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

作为一位最开始怀揣“美国梦”的外来移民,乌鲁卡亚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异国他乡经营着一个超过2000人的公司,有一天他会被称为领导者。

看到顾客们在喝过Chobani后脸上的幸福感,就仿佛一直在努力的目标得以实现实现。

乌鲁卡亚说:“成功的故事依旧在这个国家上演。 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人都可以说,‘你知道吗?我成功地开了一家酸奶工厂,而且越开越大!’如果有一天这样的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。”

文章编译自:How Chobani’s Hamdi Ulukaya Is Winning America’s Culture War

作者:Rob Brunner

https://www.fastcompany.com/3068681/how-chobani-founder-hamdi-ulukaya-is-winning-americas-culture-war

-END-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美国最火酸奶,创始人竟是土耳其穷学生?

1994年,Hamdi Ulukaya(乌鲁卡亚)第一次踏上美国,他口袋里只有3000美元。 他来自土耳其,希望能够好好学习英语并在这个国家找到属于自己的路。

现如今,乌鲁卡亚身价超过十亿美元。

2007年由乌鲁卡亚创立的希腊酸奶品牌 Chobani,年销售额达到15亿美元,而乌鲁卡亚本人拥有公司大部分的股权。

Chobani一上市便在美国掀起一股希腊酸奶热,创建不到10年,一举超越老牌食品大亨达能和通用磨坊,成为全美市场份额最高的酸奶品牌。乌鲁卡亚将产品做到极致成功又一直保持余热不减,使得Chobani稳步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。

今天就和硅兔君一起来看看,这个土耳其留学生是如何凭借一杯酸奶变成亿万富翁的。

出身土耳其小农场:

不得已选择了背井离乡

乌鲁卡亚生于土耳其东部的一个小村子,和牧羊人一起长大,是纯正的游牧民族。 小时候他会带着成群的绵羊、山羊和奶牛到山上去,也会在家制作酸奶和奶酪。

他说,在这样的环境里,从小到大基本上什么都不需要担心。 金钱对那里的人们完全不重要,因为在山上,你用钱也买不到任何东西。

如果一只狼袭击了你的牧群,让你失去了所有羊,那么第二天村里每家每户都会牵一只羊到你家来,这样你的羊就都回来了。 乌鲁卡亚坦言:“我没有一天不怀念我的童年。”

乌鲁卡亚本来在土耳其安卡拉大学读政治,按理说,毕业后他理应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,可惜他不仅每当老师,还中途辍学,连大学都没毕业。

“我是一个库尔德激进分子,总惹政府的麻烦”(库尔德斯坦横跨土耳其、伊拉克、伊朗、叙利亚山区,因争取独立主权而被四国政府打压)。

对家乡失去信心的他决定搬到国外生活,其实他的第一选择本来是欧洲,却阴差阳错拿到了美国的大学Offer和签证。

就这样,1994年乌鲁卡亚带着一个小包和口袋里的3000美元踏上了美国。

贷款买下卡夫不要的酸奶工厂:

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

2005年,乌鲁卡亚在报纸上看到卡夫的一个当地酸奶工厂的出售广告,要价70万美元。 “我直接把报纸扔进了垃圾桶。但不到半个小时,我又把它刨出来,然后打电话律师。

律师告诉我:卡夫在找一个白痴来当接盘侠。 这个工厂可能有许多的环保不过关问题,不然他们也不会想要卖掉它。 如果他们认为酸奶是有前景的行业,他们就不会退出。

但是那天晚上乌鲁卡亚辗转反侧后,决定贷款买下工厂: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”。

2005年8月17日,乌鲁卡亚拿到了这家工厂的钥匙。

希腊酸奶的井喷式崛起:

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

乌鲁卡亚从小就爱喝酸奶,母亲用自家农场原料做成的酸奶,质地浓稠,这种味道充斥着他整个童年。

在美国生活多年,乌鲁卡亚一直苦恼美国人喝的酸奶又稀又甜,他想到家乡的酸奶品质那么好,蛋白质高,且含糖量低。

在美国缺乏创新而且显得沉闷的的酸奶市场,乌鲁卡亚想如果能做得更好,从产品品质上与竞争品区分开来,击中美国市场用户的痛点,那么这将会颠覆整个酸奶制品行业。

Chobani这个名字来自于土耳其语里的“牧羊人”。

2005年,希腊酸奶在美国市场的份额连百分之一都不到,而今天这个数字超过50%。

进入美国市场50多年,酸奶一直随着消费者口味的变化而变化:色素、加糖、稀化、与水果、加蜂蜜、加糖果等等。 但是很少有产品能像希腊酸奶那样井喷式增长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数据显示,2005年希腊酸奶的年销售额仅为6000万美元,但五年后,希腊酸奶就占到了美国每年68亿美元酸奶销售额的四分之一。

希腊酸奶的吸引力是相当明显的:既美味,又能填饱肚子,还不会太油腻。 不像美国传统的酸奶那么稀,香精奶精味也没有那种重。

希腊酸奶在美国的崛起反映了2000年左右美国烹饪意识的大转变:人们开始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。

据瑞银的报告显示,希腊酸奶的销量飙升,主要在于那些高收入的、受过高等教育的消费者(尤其是女性)愿意多花那么几美元去享受更加健康的食物。

从2007到2012的五年时间,Chobani的销售额从0增长到了10亿美元。

在创造Chobani的路上多亏了乌鲁卡亚坚定的信念,乌鲁卡亚和六名员工花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来研究Chobani的成分。

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希腊酸奶向来以稠度闻名,Chobani经过反复试验,终于掌握希腊酸奶合适的浓缩工艺比例和正确的配方,如何在保持原有口感和质感的同时,进一步提升蛋白质含量。

由此,天然美味,无添加剂的Chobani酸奶诞生了,如何获得大众的关注成为下一个难题。

如何把Chobani搬上货架?

只攻主流超市

按照传统商业惯例,进入超市的商品都会被收取“进场费”,而当时负债累累的乌鲁卡亚已不可能支付,可是如果不进入百货店或超市,又打不开销路,这在当时成为了一个大难题。

乌鲁卡亚一家一家地跑到杂货店洽谈,但屡遭拒绝。

在Chobani的员工几乎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,事情终于迎来转机:美国连锁超市Shoprite同意免费上架,前提是Chobani必须免费供货。

虽然分销渠道有限,但Ulukaya坚持选择主流的超市而不是专营店售卖,这是他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,也是公司成长得如此迅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因为酸奶是易腐产品,不会有太多的存货。超市在收货后会立即付款,而供应商有一到两个月账期。这对当时作为初创阶段的Chobani的资金链周转有非常大的帮助。

因为很多美国人在Chobani推出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希腊酸奶,酸奶的分销渠道又有限,在整个低迷的酸奶市场一直处于小众化。

让每个美国人都知道Chobani:

口碑营销+社交网络

而乌鲁卡亚又希望每个人都能买到Chobani酸奶。如何做好Chobani产品营销成为重中之重。

一开始他就采用最传统最省钱的方式——口碑宣传。

Chobani把宣传卡车开到各种节日庆典吸引消费者。不管是圣诞节,还是儿童网球俱乐部,或者某地举办的马拉松活动,Chobani都会出现,乌鲁卡亚认为这些场合需要酸奶。

后来随着社交媒体的普及,乌鲁卡亚又抓住了一个高效省钱的营销方式:依靠Facebook、Twitter等社交媒体直接与消费者沟通。

而且Chobani的广告团队智商一直在线,总能把Chobani那种“我不仅仅是一盒简简单单的酸奶,我还是一种返璞归真的生活理念”的精神通过各种形式传达出来。

Chobani在Facebook上发布包含产品推广、公司文化、顾客疑问以及包含Chobani产品的食谱等一系列内容。

Chobani产品的透明度令人称道,与此同时,他们也积极地倾听来自消费者的声音。为此Chobani特地设立了一个5人团队,专门负责社交媒体。

就这样,在本来低迷的酸奶市场,Chobani的出现似乎点醒了喝了几十年“假酸奶”的美国人。自Chobani酸奶产品上架以来,消费者疯狂购买,引发了席卷美国的希腊酸奶狂潮。

Chobani很快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,在整个非冷冻酸奶行业中占有10%的市场份额,并且Chobani在希腊酸奶品牌中占据了主导地位,占据了大约50%的市场份额。

进入寻常百姓家的Chobani也成为了2016年里约世界杯美国代表队的官方合作伙伴。

2014年,这位白手起家的移民富豪,赢得了巨大的社会声望和地位。乌鲁卡亚被白宫邀请,成为奥巴马授予的11位创业特使之一。

想成为真正受欢迎的公司:

请抛弃“廉价劳动力”这个概念

乌鲁卡亚作为乳制品行业的颠覆者,在此过程中,他还建立了一个开明的公司。

“如果你想建立一个真正受欢迎的公司,你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抛弃‘廉价劳动力’这个概念”。

在今天的Chobani,30%的员工是移民或难民。Chobani的工厂每天有20多种不同语言的交流。

“这与政治无关,也不是我在做难民救援工作,这只是我们招聘的立场。难民们渴望为他们的社区提供服务。我总是说,他们得到这份工作,他们就不再是难民了。”乌鲁卡亚在Inc.杂志采访中这样说道。

由于出生在农场,乌鲁卡亚推己及人,非常关照普通劳动员工。

2016年,乌鲁卡亚宣布给公司2000名员工分发10%的公司股权,这也是他从2008年就在考虑的事。

乌鲁卡亚认为股权员工制是公司做的最聪明、最具有战术的一件事。公司会成长更快,公司员工会更有激情,员工幸福度指数也会更高。

2017年,乌鲁卡亚宣布Chobani公司执行六周育儿假的规定。

乌鲁卡亚认为,如果他是第一次当爸爸,让他第二天回去上班,他的心也不会放在工作上。他希望员工有时间来享受当新爸爸新妈妈的喜悦。

酸奶成就“美国梦”:

如果有天这种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

作为一位最开始怀揣“美国梦”的外来移民,乌鲁卡亚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异国他乡经营着一个超过2000人的公司,有一天他会被称为领导者。

看到顾客们在喝过Chobani后脸上的幸福感,就仿佛一直在努力的目标得以实现实现。

乌鲁卡亚说:“成功的故事依旧在这个国家上演。 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人都可以说,‘你知道吗?我成功地开了一家酸奶工厂,而且越开越大!’如果有一天这样的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。”

文章编译自:How Chobani’s Hamdi Ulukaya Is Winning America’s Culture War

作者:Rob Brunner

https://www.fastcompany.com/3068681/how-chobani-founder-hamdi-ulukaya-is-winning-americas-culture-war

-END-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美国最火酸奶,创始人竟是土耳其穷学生?

1994年,Hamdi Ulukaya(乌鲁卡亚)第一次踏上美国,他口袋里只有3000美元。 他来自土耳其,希望能够好好学习英语并在这个国家找到属于自己的路。

现如今,乌鲁卡亚身价超过十亿美元。

2007年由乌鲁卡亚创立的希腊酸奶品牌 Chobani,年销售额达到15亿美元,而乌鲁卡亚本人拥有公司大部分的股权。

Chobani一上市便在美国掀起一股希腊酸奶热,创建不到10年,一举超越老牌食品大亨达能和通用磨坊,成为全美市场份额最高的酸奶品牌。乌鲁卡亚将产品做到极致成功又一直保持余热不减,使得Chobani稳步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。

今天就和硅兔君一起来看看,这个土耳其留学生是如何凭借一杯酸奶变成亿万富翁的。

出身土耳其小农场:

不得已选择了背井离乡

乌鲁卡亚生于土耳其东部的一个小村子,和牧羊人一起长大,是纯正的游牧民族。 小时候他会带着成群的绵羊、山羊和奶牛到山上去,也会在家制作酸奶和奶酪。

他说,在这样的环境里,从小到大基本上什么都不需要担心。 金钱对那里的人们完全不重要,因为在山上,你用钱也买不到任何东西。

如果一只狼袭击了你的牧群,让你失去了所有羊,那么第二天村里每家每户都会牵一只羊到你家来,这样你的羊就都回来了。 乌鲁卡亚坦言:“我没有一天不怀念我的童年。”

乌鲁卡亚本来在土耳其安卡拉大学读政治,按理说,毕业后他理应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,可惜他不仅每当老师,还中途辍学,连大学都没毕业。

“我是一个库尔德激进分子,总惹政府的麻烦”(库尔德斯坦横跨土耳其、伊拉克、伊朗、叙利亚山区,因争取独立主权而被四国政府打压)。

对家乡失去信心的他决定搬到国外生活,其实他的第一选择本来是欧洲,却阴差阳错拿到了美国的大学Offer和签证。

就这样,1994年乌鲁卡亚带着一个小包和口袋里的3000美元踏上了美国。

贷款买下卡夫不要的酸奶工厂:

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

2005年,乌鲁卡亚在报纸上看到卡夫的一个当地酸奶工厂的出售广告,要价70万美元。 “我直接把报纸扔进了垃圾桶。但不到半个小时,我又把它刨出来,然后打电话律师。

律师告诉我:卡夫在找一个白痴来当接盘侠。 这个工厂可能有许多的环保不过关问题,不然他们也不会想要卖掉它。 如果他们认为酸奶是有前景的行业,他们就不会退出。

但是那天晚上乌鲁卡亚辗转反侧后,决定贷款买下工厂: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”。

2005年8月17日,乌鲁卡亚拿到了这家工厂的钥匙。

希腊酸奶的井喷式崛起:

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

乌鲁卡亚从小就爱喝酸奶,母亲用自家农场原料做成的酸奶,质地浓稠,这种味道充斥着他整个童年。

在美国生活多年,乌鲁卡亚一直苦恼美国人喝的酸奶又稀又甜,他想到家乡的酸奶品质那么好,蛋白质高,且含糖量低。

在美国缺乏创新而且显得沉闷的的酸奶市场,乌鲁卡亚想如果能做得更好,从产品品质上与竞争品区分开来,击中美国市场用户的痛点,那么这将会颠覆整个酸奶制品行业。

Chobani这个名字来自于土耳其语里的“牧羊人”。

2005年,希腊酸奶在美国市场的份额连百分之一都不到,而今天这个数字超过50%。

进入美国市场50多年,酸奶一直随着消费者口味的变化而变化:色素、加糖、稀化、与水果、加蜂蜜、加糖果等等。 但是很少有产品能像希腊酸奶那样井喷式增长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数据显示,2005年希腊酸奶的年销售额仅为6000万美元,但五年后,希腊酸奶就占到了美国每年68亿美元酸奶销售额的四分之一。

希腊酸奶的吸引力是相当明显的:既美味,又能填饱肚子,还不会太油腻。 不像美国传统的酸奶那么稀,香精奶精味也没有那种重。

希腊酸奶在美国的崛起反映了2000年左右美国烹饪意识的大转变:人们开始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。

据瑞银的报告显示,希腊酸奶的销量飙升,主要在于那些高收入的、受过高等教育的消费者(尤其是女性)愿意多花那么几美元去享受更加健康的食物。

从2007到2012的五年时间,Chobani的销售额从0增长到了10亿美元。

在创造Chobani的路上多亏了乌鲁卡亚坚定的信念,乌鲁卡亚和六名员工花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来研究Chobani的成分。

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希腊酸奶向来以稠度闻名,Chobani经过反复试验,终于掌握希腊酸奶合适的浓缩工艺比例和正确的配方,如何在保持原有口感和质感的同时,进一步提升蛋白质含量。

由此,天然美味,无添加剂的Chobani酸奶诞生了,如何获得大众的关注成为下一个难题。

如何把Chobani搬上货架?

只攻主流超市

按照传统商业惯例,进入超市的商品都会被收取“进场费”,而当时负债累累的乌鲁卡亚已不可能支付,可是如果不进入百货店或超市,又打不开销路,这在当时成为了一个大难题。

乌鲁卡亚一家一家地跑到杂货店洽谈,但屡遭拒绝。

在Chobani的员工几乎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,事情终于迎来转机:美国连锁超市Shoprite同意免费上架,前提是Chobani必须免费供货。

虽然分销渠道有限,但Ulukaya坚持选择主流的超市而不是专营店售卖,这是他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,也是公司成长得如此迅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因为酸奶是易腐产品,不会有太多的存货。超市在收货后会立即付款,而供应商有一到两个月账期。这对当时作为初创阶段的Chobani的资金链周转有非常大的帮助。

因为很多美国人在Chobani推出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希腊酸奶,酸奶的分销渠道又有限,在整个低迷的酸奶市场一直处于小众化。

让每个美国人都知道Chobani:

口碑营销+社交网络

而乌鲁卡亚又希望每个人都能买到Chobani酸奶。如何做好Chobani产品营销成为重中之重。

一开始他就采用最传统最省钱的方式——口碑宣传。

Chobani把宣传卡车开到各种节日庆典吸引消费者。不管是圣诞节,还是儿童网球俱乐部,或者某地举办的马拉松活动,Chobani都会出现,乌鲁卡亚认为这些场合需要酸奶。

后来随着社交媒体的普及,乌鲁卡亚又抓住了一个高效省钱的营销方式:依靠Facebook、Twitter等社交媒体直接与消费者沟通。

而且Chobani的广告团队智商一直在线,总能把Chobani那种“我不仅仅是一盒简简单单的酸奶,我还是一种返璞归真的生活理念”的精神通过各种形式传达出来。

Chobani在Facebook上发布包含产品推广、公司文化、顾客疑问以及包含Chobani产品的食谱等一系列内容。

Chobani产品的透明度令人称道,与此同时,他们也积极地倾听来自消费者的声音。为此Chobani特地设立了一个5人团队,专门负责社交媒体。

就这样,在本来低迷的酸奶市场,Chobani的出现似乎点醒了喝了几十年“假酸奶”的美国人。自Chobani酸奶产品上架以来,消费者疯狂购买,引发了席卷美国的希腊酸奶狂潮。

Chobani很快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,在整个非冷冻酸奶行业中占有10%的市场份额,并且Chobani在希腊酸奶品牌中占据了主导地位,占据了大约50%的市场份额。

进入寻常百姓家的Chobani也成为了2016年里约世界杯美国代表队的官方合作伙伴。

2014年,这位白手起家的移民富豪,赢得了巨大的社会声望和地位。乌鲁卡亚被白宫邀请,成为奥巴马授予的11位创业特使之一。

想成为真正受欢迎的公司:

请抛弃“廉价劳动力”这个概念

乌鲁卡亚作为乳制品行业的颠覆者,在此过程中,他还建立了一个开明的公司。

“如果你想建立一个真正受欢迎的公司,你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抛弃‘廉价劳动力’这个概念”。

在今天的Chobani,30%的员工是移民或难民。Chobani的工厂每天有20多种不同语言的交流。

“这与政治无关,也不是我在做难民救援工作,这只是我们招聘的立场。难民们渴望为他们的社区提供服务。我总是说,他们得到这份工作,他们就不再是难民了。”乌鲁卡亚在Inc.杂志采访中这样说道。

由于出生在农场,乌鲁卡亚推己及人,非常关照普通劳动员工。

2016年,乌鲁卡亚宣布给公司2000名员工分发10%的公司股权,这也是他从2008年就在考虑的事。

乌鲁卡亚认为股权员工制是公司做的最聪明、最具有战术的一件事。公司会成长更快,公司员工会更有激情,员工幸福度指数也会更高。

2017年,乌鲁卡亚宣布Chobani公司执行六周育儿假的规定。

乌鲁卡亚认为,如果他是第一次当爸爸,让他第二天回去上班,他的心也不会放在工作上。他希望员工有时间来享受当新爸爸新妈妈的喜悦。

酸奶成就“美国梦”:

如果有天这种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

作为一位最开始怀揣“美国梦”的外来移民,乌鲁卡亚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异国他乡经营着一个超过2000人的公司,有一天他会被称为领导者。

看到顾客们在喝过Chobani后脸上的幸福感,就仿佛一直在努力的目标得以实现实现。

乌鲁卡亚说:“成功的故事依旧在这个国家上演。 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人都可以说,‘你知道吗?我成功地开了一家酸奶工厂,而且越开越大!’如果有一天这样的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。”

文章编译自:How Chobani’s Hamdi Ulukaya Is Winning America’s Culture War

作者:Rob Brunner

https://www.fastcompany.com/3068681/how-chobani-founder-hamdi-ulukaya-is-winning-americas-culture-war

-END-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美国最火酸奶,创始人竟是土耳其穷学生?

1994年,Hamdi Ulukaya(乌鲁卡亚)第一次踏上美国,他口袋里只有3000美元。 他来自土耳其,希望能够好好学习英语并在这个国家找到属于自己的路。

现如今,乌鲁卡亚身价超过十亿美元。

2007年由乌鲁卡亚创立的希腊酸奶品牌 Chobani,年销售额达到15亿美元,而乌鲁卡亚本人拥有公司大部分的股权。

Chobani一上市便在美国掀起一股希腊酸奶热,创建不到10年,一举超越老牌食品大亨达能和通用磨坊,成为全美市场份额最高的酸奶品牌。乌鲁卡亚将产品做到极致成功又一直保持余热不减,使得Chobani稳步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。

今天就和硅兔君一起来看看,这个土耳其留学生是如何凭借一杯酸奶变成亿万富翁的。

出身土耳其小农场:

不得已选择了背井离乡

乌鲁卡亚生于土耳其东部的一个小村子,和牧羊人一起长大,是纯正的游牧民族。 小时候他会带着成群的绵羊、山羊和奶牛到山上去,也会在家制作酸奶和奶酪。

他说,在这样的环境里,从小到大基本上什么都不需要担心。 金钱对那里的人们完全不重要,因为在山上,你用钱也买不到任何东西。

如果一只狼袭击了你的牧群,让你失去了所有羊,那么第二天村里每家每户都会牵一只羊到你家来,这样你的羊就都回来了。 乌鲁卡亚坦言:“我没有一天不怀念我的童年。”

乌鲁卡亚本来在土耳其安卡拉大学读政治,按理说,毕业后他理应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,可惜他不仅每当老师,还中途辍学,连大学都没毕业。

“我是一个库尔德激进分子,总惹政府的麻烦”(库尔德斯坦横跨土耳其、伊拉克、伊朗、叙利亚山区,因争取独立主权而被四国政府打压)。

对家乡失去信心的他决定搬到国外生活,其实他的第一选择本来是欧洲,却阴差阳错拿到了美国的大学Offer和签证。

就这样,1994年乌鲁卡亚带着一个小包和口袋里的3000美元踏上了美国。

贷款买下卡夫不要的酸奶工厂:

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

2005年,乌鲁卡亚在报纸上看到卡夫的一个当地酸奶工厂的出售广告,要价70万美元。 “我直接把报纸扔进了垃圾桶。但不到半个小时,我又把它刨出来,然后打电话律师。

律师告诉我:卡夫在找一个白痴来当接盘侠。 这个工厂可能有许多的环保不过关问题,不然他们也不会想要卖掉它。 如果他们认为酸奶是有前景的行业,他们就不会退出。

但是那天晚上乌鲁卡亚辗转反侧后,决定贷款买下工厂: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我觉得可以用这个做点什么”。

2005年8月17日,乌鲁卡亚拿到了这家工厂的钥匙。

希腊酸奶的井喷式崛起:

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

乌鲁卡亚从小就爱喝酸奶,母亲用自家农场原料做成的酸奶,质地浓稠,这种味道充斥着他整个童年。

在美国生活多年,乌鲁卡亚一直苦恼美国人喝的酸奶又稀又甜,他想到家乡的酸奶品质那么好,蛋白质高,且含糖量低。

在美国缺乏创新而且显得沉闷的的酸奶市场,乌鲁卡亚想如果能做得更好,从产品品质上与竞争品区分开来,击中美国市场用户的痛点,那么这将会颠覆整个酸奶制品行业。

Chobani这个名字来自于土耳其语里的“牧羊人”。

2005年,希腊酸奶在美国市场的份额连百分之一都不到,而今天这个数字超过50%。

进入美国市场50多年,酸奶一直随着消费者口味的变化而变化:色素、加糖、稀化、与水果、加蜂蜜、加糖果等等。 但是很少有产品能像希腊酸奶那样井喷式增长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数据显示,2005年希腊酸奶的年销售额仅为6000万美元,但五年后,希腊酸奶就占到了美国每年68亿美元酸奶销售额的四分之一。

希腊酸奶的吸引力是相当明显的:既美味,又能填饱肚子,还不会太油腻。 不像美国传统的酸奶那么稀,香精奶精味也没有那种重。

希腊酸奶在美国的崛起反映了2000年左右美国烹饪意识的大转变:人们开始渴望更纯净、更简单、更自然的食物。

据瑞银的报告显示,希腊酸奶的销量飙升,主要在于那些高收入的、受过高等教育的消费者(尤其是女性)愿意多花那么几美元去享受更加健康的食物。

从2007到2012的五年时间,Chobani的销售额从0增长到了10亿美元。

在创造Chobani的路上多亏了乌鲁卡亚坚定的信念,乌鲁卡亚和六名员工花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来研究Chobani的成分。

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希腊酸奶向来以稠度闻名,Chobani经过反复试验,终于掌握希腊酸奶合适的浓缩工艺比例和正确的配方,如何在保持原有口感和质感的同时,进一步提升蛋白质含量。

由此,天然美味,无添加剂的Chobani酸奶诞生了,如何获得大众的关注成为下一个难题。

如何把Chobani搬上货架?

只攻主流超市

按照传统商业惯例,进入超市的商品都会被收取“进场费”,而当时负债累累的乌鲁卡亚已不可能支付,可是如果不进入百货店或超市,又打不开销路,这在当时成为了一个大难题。

乌鲁卡亚一家一家地跑到杂货店洽谈,但屡遭拒绝。

在Chobani的员工几乎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,事情终于迎来转机:美国连锁超市Shoprite同意免费上架,前提是Chobani必须免费供货。

虽然分销渠道有限,但Ulukaya坚持选择主流的超市而不是专营店售卖,这是他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,也是公司成长得如此迅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因为酸奶是易腐产品,不会有太多的存货。超市在收货后会立即付款,而供应商有一到两个月账期。这对当时作为初创阶段的Chobani的资金链周转有非常大的帮助。

因为很多美国人在Chobani推出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希腊酸奶,酸奶的分销渠道又有限,在整个低迷的酸奶市场一直处于小众化。

让每个美国人都知道Chobani:

口碑营销+社交网络

而乌鲁卡亚又希望每个人都能买到Chobani酸奶。如何做好Chobani产品营销成为重中之重。

一开始他就采用最传统最省钱的方式——口碑宣传。

Chobani把宣传卡车开到各种节日庆典吸引消费者。不管是圣诞节,还是儿童网球俱乐部,或者某地举办的马拉松活动,Chobani都会出现,乌鲁卡亚认为这些场合需要酸奶。

后来随着社交媒体的普及,乌鲁卡亚又抓住了一个高效省钱的营销方式:依靠Facebook、Twitter等社交媒体直接与消费者沟通。

而且Chobani的广告团队智商一直在线,总能把Chobani那种“我不仅仅是一盒简简单单的酸奶,我还是一种返璞归真的生活理念”的精神通过各种形式传达出来。

Chobani在Facebook上发布包含产品推广、公司文化、顾客疑问以及包含Chobani产品的食谱等一系列内容。

Chobani产品的透明度令人称道,与此同时,他们也积极地倾听来自消费者的声音。为此Chobani特地设立了一个5人团队,专门负责社交媒体。

就这样,在本来低迷的酸奶市场,Chobani的出现似乎点醒了喝了几十年“假酸奶”的美国人。自Chobani酸奶产品上架以来,消费者疯狂购买,引发了席卷美国的希腊酸奶狂潮。

Chobani很快跃居美国最畅销的酸奶品牌,在整个非冷冻酸奶行业中占有10%的市场份额,并且Chobani在希腊酸奶品牌中占据了主导地位,占据了大约50%的市场份额。

进入寻常百姓家的Chobani也成为了2016年里约世界杯美国代表队的官方合作伙伴。

2014年,这位白手起家的移民富豪,赢得了巨大的社会声望和地位。乌鲁卡亚被白宫邀请,成为奥巴马授予的11位创业特使之一。

想成为真正受欢迎的公司:

请抛弃“廉价劳动力”这个概念

乌鲁卡亚作为乳制品行业的颠覆者,在此过程中,他还建立了一个开明的公司。

“如果你想建立一个真正受欢迎的公司,你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抛弃‘廉价劳动力’这个概念”。

在今天的Chobani,30%的员工是移民或难民。Chobani的工厂每天有20多种不同语言的交流。

“这与政治无关,也不是我在做难民救援工作,这只是我们招聘的立场。难民们渴望为他们的社区提供服务。我总是说,他们得到这份工作,他们就不再是难民了。”乌鲁卡亚在Inc.杂志采访中这样说道。

由于出生在农场,乌鲁卡亚推己及人,非常关照普通劳动员工。

2016年,乌鲁卡亚宣布给公司2000名员工分发10%的公司股权,这也是他从2008年就在考虑的事。

乌鲁卡亚认为股权员工制是公司做的最聪明、最具有战术的一件事。公司会成长更快,公司员工会更有激情,员工幸福度指数也会更高。

2017年,乌鲁卡亚宣布Chobani公司执行六周育儿假的规定。

乌鲁卡亚认为,如果他是第一次当爸爸,让他第二天回去上班,他的心也不会放在工作上。他希望员工有时间来享受当新爸爸新妈妈的喜悦。

酸奶成就“美国梦”:

如果有天这种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

作为一位最开始怀揣“美国梦”的外来移民,乌鲁卡亚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异国他乡经营着一个超过2000人的公司,有一天他会被称为领导者。

看到顾客们在喝过Chobani后脸上的幸福感,就仿佛一直在努力的目标得以实现实现。

乌鲁卡亚说:“成功的故事依旧在这个国家上演。 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人都可以说,‘你知道吗?我成功地开了一家酸奶工厂,而且越开越大!’如果有一天这样的故事消失了,那将是最可悲的事。”

文章编译自:How Chobani’s Hamdi Ulukaya Is Winning America’s Culture War

作者:Rob Brunner

https://www.fastcompany.com/3068681/how-chobani-founder-hamdi-ulukaya-is-winning-americas-culture-war

-END-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新媒体编辑:周文超、杨森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(责任编辑:DF120)

  • 名称
  • 代码
  • 最新价
  • 涨跌幅
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,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
郑重声明: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,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东方财富

扫一扫下载APP
天天基金

扫一扫下载APP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: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021-34289898 举报邮箱:jubao@eastmoney.com
沪ICP证:沪B2-20070217 网站备案号:沪ICP备05006054号-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: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:021-54509966/021-24099099